第115章 自作聪明的代价(2)

她们去了幽香阁。

木挽香的伤,比绿珠重,被李宾包扎过后,便歪在榻上休息。

她的头一直看着自己的床铺,上面坐着她的女儿——傅雪歌。

她已经醒了,但受惊吓过度,人似乎还停留在某个时段的惊惧中,一直紧紧抱着自己,缩在床角处。

只要有人在屋内发出一点动静,她便如临大敌,“吱哇”怪叫,且挥舞手臂乱抓乱挠。

木挽香一句话也不说,看她看的眼圈发红,牙齿把嘴唇都咬出了血。

杨涣也没说话,隔珠帘看了一阵子傅雪歌,在木挽香看见她后,转身去了正堂屋。

不多时,木挽香由李妈妈扶着也来了。

她唇边有血迹,眼神空洞,侧身坐在椅子上后,没有说话,也没抬头看杨涣。

既是落迫如斯,已然穷图末路,她仍然不肯向杨涣低头,这倒让人起了几分敬意。

也或者她只是不屑于傅清歌而已。

不过这些杨涣都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和说法,对她一向没什么影响。

她要的一直都是,强者和最后的结果。

李妈妈倒是一个圆滑的人,如今看自家夫人失势,对三小姐就格外恭敬。

把木挽香扶出来后,忙着沏茶,又上前说话:“三小姐,您看这茶还合味口吗?”

杨涣没答,反而问她:“我父亲可来过?”

李妈妈的脸灰了一下:“相爷许是忙着前面的事,还没顾过来吧。”

傅柏游忙不忙,有没有来幽香阁,杨涣一清二楚。

她只所以这么问,当然是问给木挽香听的。

不出所料,本来呆滞发愣的她,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心脏,身子往后仰了一下。

如果不是椅背,她可能要直接翻到地上去。

杨涣瞟了一眼门口,李妈妈自动闭嘴,退了出去。

她开口:“夫人,算计别人是耗心耗力的一件事,你现在还有这个心力吗?”

木挽香往她这边看过来。

红的眼眶,残白的脸,无不说明她现在是一个很惨的妇人。

自己受伤,女儿受辱,丈夫不但不安慰她们,替她们讨回公道,还要转过头来骂她们,怪她们丢了他的颜面。

相比从前的事事依从,如今落差,何止云泥?

但伤心是自己的心,在杨涣面前,她仍要维持强硬。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我也不怕告诉你,不管是圣宣王,还是你,只要是陷害木家的,我都不会放过。”

杨涣看着她笑了:“所以你就一边从白慕那儿套消息,打听我的动向,一边又想把他也套进去,是吗?”

木挽香咬牙。

杨涣笑着摇头:“夫人,你胃口太大了。”

木挽香看她的眼神里,便多了凶狠。

她应该是相信白慕说的话,也知道木家的事与杨涣有关,她肯定也想过动手,可现在动手,无疑是找死。

杨涣对她的状态一清二楚,所以她一点也不着急,慢慢把所有的事说给她听。

“夫人,你知道父亲为何生你的气吗?”

木挽香冷哼:“如今木家没了,不能再为他添光添彩,他不来这里,也是意料中的事。”

还不忘攻击杨涣:“你以为他就是真心对你好的吗?”

杨涣答的随意:“那倒没有,我一直知道他看重的是权势,所以我把权势弄到手,摆到他面前。

你看,现在情势就不一样了吧?

可夫人你不行呀,你明知道他要什么,却偏偏要跟什么作对,你说,他能对你好吗?

再这么作下去,过不了多久,连我为你争取来的当家主母,也很快会保不住。

到那时,你重新被幽闭到这院子里,毕生只剩一件事,就是等死。

那些你曾经欺负,和看不起的人,却一个个都起来了,还能时不时的送你一个冷眼。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