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你可以走了(5)

八月节过后没多久,就到了孙西瑶入宫的日子。

杨涣有点手忙脚乱,本来应该再去看她一次的,可因为木家和骁骑军的事,她东忙西忙,就把这事给搁下了。

等白云提醒她,为时已晚。

“今日就要入宫了吗?”她搓着手问?

白云点头:“上次咱们去孙府的时候,孙小姐是这么说的。”

“什么时辰?”

白云怕她做什么有违礼制的事,忙着说:“什么时辰今日小姐也不宜再去见她了,要入宫,定是一大早就装扮起来,等着宫里宣旨的。”

“我知道,我是想给贵妃娘娘传个信儿,让她多照应着。”

白云笑了起来:“小姐,孙小姐有您这样的朋友,真是幸运,您对国师都没这么上心过?”

杨涣顿时垮脸:“他能比吗?一个心计深沉,老谋深算的家伙,也不需要别人关心关照。孙小姐又不一样,才多大年纪就要进宫,那里边是好混的吗?”

她说的是实话,可已经走到门边的人,又是一阵心塞。

正想退步出去,却听红叶惊喜叫道:“国师大人来了,快请进,小姐在屋内呢?”

东方晞:“……”

推门进去,杨涣从桌案后抬头看他。

她眨巴了一下眼,跟没事人似地也问了一句:“国师来了?来的正好,我正想问问绿珠的病情呢。”

白云识趣地退了出去。

东方晞往桌边走了几步,看到上面摆着一些兵书,还有几张她写的字。

字迹已经完全变了,过去的刚硬有力,笔画分明,不见踪迹,如今成了婉约小巧,清隽秀气。

“她没事,再休息几日就可回来。”东方晞道。

杨涣开心:“真是太好了,要不让她回来休息吧,我也好照顾。”

东方晞动了下唇角:“还是在我那儿好一些,用药方便。”

杨涣浅笑,未再争辩。

过了片刻,她又暗搓搓地靠过去问:“国师,你不会是还在打绿珠的主意吧?我可跟你明说了,你不要害她,她要敢跟你联系,我铁定就不要她了,说什么都没用。”

东方晞:“……我就这么不被你信任?”

杨涣把手一摊:“没办法,你太聪明了,又不肯跟我说实话,谁敢信你。”

不信别人,还当面喊出来,且是这么理直气壮的,也只有她了。

东方晞摇头,说了正事:“西北来信儿了。”

杨涣正拿笔写字,手一下子顿在半空,脸上嬉笑顷刻敛个干净:“怎样?”

“捷报。”

“捷报?”杨涣嚼着这两个字。

半晌才说:“他熟悉幽龙族的一切,打赢没什么稀奇的。”

东方晞又道:“皇上的嘉奖已经发出。”

杨涣抬头看他:“你想说什么?”

东方晞看着她的脸色,似乎是在斟酌字句,好一会儿才道:“无论后面发生什么,你要沉住气。”

杨涣的火快被他撩起来了:“什么意思,你能直说吗?”

死神棍,仍然保持保守的说法:“这件事很复杂,中间有许多人在推波助澜,咱们得耐心地等,等这股浪潮下去了,才能看到背后的真相。”

咬文嚼字,弯弯绕绕,直接触了杨涣的底。

“你可以走了。”

说完又补上一句:“对了,有件事我告诉你一声,最近我会入宫,向皇上提出婚事做废。”

东方晞:“……”

敛气,凝神,力图保持心平气和,可话一出口,声音都是喑哑的:“你在赌气吗?”

杨涣摇头:“不,你大概忘了,这事我原本就是不同意的。”

东方晞几乎有些惶急:“可你现在提出解除,会重新给圣宣王机会,你难道没想过皇上会怎样对你?”

杨涣:“那是我的事。国师,咱们的合作已经结束了,你我本身也是口头订亲,此事只要我与皇上一说,咱们就再无关系,请不要再插手我的事,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