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仗势欺人

木挽香另有盘算,没在此时逞口舌之能,对傅柏游说:“相爷,咱相府虽备有寿礼,但清歌是贵妃娘娘的亲妹妹,是否也要准备一份?”

在这种大事上,傅柏游还是分得清的。

他摇头:“不必,清歌并未出嫁,还是我相府的女儿,由我们送出一份厚的,便不失礼了。”

木挽香故意挑事:“可皇上似乎对清歌也很欣赏……”

傅柏游的眼睛一下子看向她那边:“夫人,以后这种话不可再提,清歌和国师的订婚礼,已经定到九月,再提此事就是大逆不道。”

杨涣冷眼旁观着他们演戏,不插嘴不搭话,只等他们说出最后的目的。

果然,四个人分红白脸唱罢,傅柏游转向了她。

“你虽不用单独给皇上贺寿,可之前你在争奇盛会上夺彩,皇上是知道的,所以此次入宫,还是得有所表示。”

杨涣不甚在意地问:“父亲想如何表示?”

傅柏游道:“听说你当日在盛会晚宴上,还为皇上舞了一曲,是失传已久的惊燕,很得皇上喜欢。”

杨涣挑了一下眉,没接话,让他继续说。

傅柏游道:“为父想,既是去给皇上贺寿,自然要讨得皇上高兴,不如那天,清歌再舞一次。”

自从在她订婚这件事上,傅柏游半分不顾念父女亲情,杨涣也懒得在他面前再装温顺。

她此时半分面子也不给,直接否决:“不行,这舞跳不得。”

“为何?”傅柏游和木挽香同时问。

杨涣的眉头不由自主又挑了一下:“跳过了,皇上看过了,再跳就像嚼剩饭,不但给不了人新鲜感,还会让人厌恶,父亲是想让我拿此去恶心皇上吧?”

“当然不是,休得胡说。”傅柏游制止她,有些恼。

木挽香接话:“惊燕乃大宛开国时,震惊一时的舞,难得有人还记得,你跳出来,皇上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会恶心,莫不是你自己不想跳,所以才找借口的?”

杨涣直接就怼了回去:“对呀,我不想跳,夫人又能奈我何?”

木挽香:“……”

剩下的三人:“……”

他们都知道傅清歌如今嚣张,但至少她当着傅柏游的面,还是会收敛装乖。

就像木挽香一样,暗地里不管做什么,在傅柏游面前却端着她主母的架势,很能唬人。

可傅清歌忙了一天,心情也不怎么好,实在不想应付他们。

她说完这话,便起身:“父亲如果想用跳舞引起皇上的注意,可以让四妹妹去,她的雀灵舞也很不错,而且是皇上没有见过的,一定新奇。”

来时懒散,走时傲慢,把傅柏游都惹火了。

木挽香可着劲煽阴风:“这丫头,自从跟国师扯上关系,便不把相府,不把老爷放在眼里,要是以后订了亲,成了婚,也别指望着她能帮扶相府,不反过来害我们就好。”

傅雪歌爬着杆上:“就是,她现在惯会仗势欺人,动不动就把贵妃娘娘,国师拿出来说事,哪里还听父亲的话?”

母女二人跟唱双簧一样,你一句我一句,说的口沫四溅,也把傅柏游的火气越点越旺。

国师动不得,贵妃娘娘也动不得,但这个丫头现在还是自己的女儿。

在她嫁出去之前,正当的管教,谁还能说什么?

这么一想,来了几分底气:“牛管家,去清芷院里传我的话,叫清歌这几天不要出门,好好将惊燕舞练一练,皇上寿辰之时,她跳也得跳,不跳也得跳。”

牛管家却在门口“哼哼唧唧”半天,没有个肯定答案,眼睛还不住乱瞟。

傅柏游本来有气,看他这样更气:“这是怎么回事?连你也不听令了吗?相府要反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