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盘问(2/2)

杨涣躲在屏风之后想,原来木宗光还安的有这份心。

木王府里,他除了正妻,听说妾室有六七个之多,竟然还想把花如烟霸到手。

杨涣他们必须成事,一旦败了,不光他们再无机会,还会把花如烟也害了。

戌时整,木宗光穿戴整齐,从花楼里出去。

杨涣也从屏风后面出来,她没跟花如烟多话,由花楼的后门离开,去了国师府。

不多时,东方晞回来,见杨涣正在洗手,便问:“出了何事?”

“无事,被猪蹄子扒了一下而已。”

他的眼眸立时便深了一些,目光在杨涣净白如玉的手上扫过。

起身,拿药粉撒在水里,竟然还丢了几片花瓣进去,让她好好洗洗。

杨涣没有洁癖,她只是恶心木宗光而已。

洗手出来,他才开口问:“说了?”

杨涣答:“说了。”

“如何?”

“按我们的计划进行即可,后面的事,我自有打算。”

东方晞看她的脸色。

很平静,不像生气,也不像装着什么深仇大恨,只有偶尔眼角处泄漏的一丝锋芒,证明着她的心越来越强,也越来越硬。

杨涣去看了一回绿珠,起身回相府。

红叶和白云都要急死了,两人正在院子里打转,一看到她进门,马上过来说:“小姐,相爷让您去兰台院,午后就来传话了,一直没见您回来。”

杨涣似没听见,径直往里走。

换了衣,又吃了两口饭,这才问她们:“有没说什么事?”

“好像是入宫给皇上贺寿的事。”红叶先说。

“又想作妖了吧,丞相要进宫贺寿,跟我有什么商量的?”话虽这么说,还是让白云跟着,往兰台院里去。

正好,木挽香,傅雪歌,傅宏轩都在。

傅柏游坐在主位上,不知正与他们商量何事,见到她进去,全部闭了嘴,四个人八只眼都转到她这边。

杨涣站在中间,大大方方地说:“国师要修葺宅院,让我也去看看。我虽不懂这些,却是新奇,便去了,不知父亲寻我,回来迟些,还望父亲不要见怪。”

她话说的谦恭,语气却松散懒怠。

把傅雪歌的火气一下子就点了起来,可一想到前几天她扎到自己脸上的那根扎,又死死的压了下去。

只把眼睛投向木挽香,有些可怜巴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