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小主子(一更)

白晨的寿晨是八月初九。

花楼在八月初五这日午时,给杨涣送来消息,木宗光入夜会去找花如烟。

杨涣的眼里立时就显出了杀意。

东方晞怕她因骁骑军之事,恨意难控,出了乱子,劝道:“他会死,但不是现在,他是木王府的引子,得留在那一天点燃。”

杨涣看他,眼里没有一丝千金小姐的柔弱,全是果断与坚硬:“我知,国师大人不用提醒。”

东方晞:“……晚间我陪你去。”

杨涣已经收回的目光,再度转到他身上。

上上下下看了个遍,语调秒变浮夸:“算了吧国师,你这个样子在建安城的街上一出现,就会引起百姓们注意。

要是去了花楼,那儿的姑娘们还招呼什么客,都来看你了。

哦,我忘了,您对那里比我熟,应该也有熟悉的姑娘吧?

所以……,国师这是要趁机去会会她?”

东方晞微闭了一下眼,将这种话自动忽略,只道:“木宗光很小心,尤其是这个时候,一旦让他发现你,我们的计划很可能会暴露。”

杨涣摇头,脚已经往外面走,声音留在身后。

“国师别忘了,这件事你得听我指挥,管好你的事,别插手我的事,现在出发吧。”

夜色降临前,杨涣已经扮成了花楼里的楼倌。

她不拘谨,扮什么像什么,也做的头头是道。

三楼花如烟的房里,花娘站在屋中,面对着里面正在梳妆的女子,犹豫半晌,还是问:“姑娘,她……能行吗?”

铜镜前的女子没有马上回答,只是慢条斯理地将桃木梳,一下下从柔顺的发间刷过。

她面容姣好,五官绝美,肌肤吹弹可破,几乎看不出年龄。

说她是十几二十岁的女孩儿,她便真带着几分天真与纯净。

说她是三十四十岁,她也有这个年龄的风韵与成熟。

举手投足间,皆是万种风情。

只是此时,她映在镜中的眼睛里,冷如冰霜,森森锋芒把室内的温度都降至冰点,与她手中温柔梳妆的动作,形成极大的反差。

许久,她才似是自语般道:“她行的。”

花娘还是担心:“年龄太小,面对的又是木王府,老奴总有些不放心,要不我们还按原先的计划……”

“花娘,此事我已决定,你照办即可。”花如烟从镜中看着她道。

花娘答了“是”,转身欲退出房。

却又听到她轻声说:“她是小主子,你我理应尽心辅佐,可现世太乱,总要给她成长的机会,木王府就当是给她练手吧。”

花娘走后,花如烟才从铜镜前起身,轻移莲步至衣架旁,慢不经心地拉了一件红纱衣袍,松松裹在身上。

她天生丽姿,似仙似妖,既是随意裹一块布,也会把人迷的神魂颠倒,根本无需刻意妆扮。

整个花楼,也因为有她在,在建安城的同行里,名列前茅。

只是众人只知,她是这里的姑娘,却无人知道她才是真正的老板,花楼的老板花娘,一直都是听她令行事。

天边收尽最后一丝亮色,建安城里早已经灯火通明。

尤其是像花楼这样的地方,入耳是靡靡之音,入目乃衣衫缤影,三层的环型楼宇,被灯光装缀的如梦似幻,一脚入内,好似便忘了外面的世界,只享受这一刻的奢靡与欢乐。

女子花容月貌,笑意盎然,男人怀揣银两,眼珠乱转。

声色之地,各取所需,倒也维持了一种难得的平衡。

杨涣站在高处,睥睨着楼下的声色犬马,面无表情。

她的重点只有一人——木宗光。

酉时,目标出现。

木宗光穿便服,外面罩一件宽大的披风,他虽遮的严,可杨涣还是看出来了,那衣服里面藏着兵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