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我站你这边(一更)

越是找不到越是心慌。

杨涣觉得自己要死的时候,都没这么慌过。

绿珠现在是她手里最得意的兵,也是唯一的兵,她根本不敢想万一她出事,会怎样?

烂河道里没有,他们返回马车,顺着这个方向又往前找。

离烂河道不远,紧接的是一处荒洼地。

以前这一带排过污水,遇到涝年,建安城里雨水过多,便会排到城外的河里。

河水太多,又怕对城墙不利,就接着往外排,于是这些低洼的地方,就成了排水的沟渠。

但这两年天气不错,也没有往外排更多的水,此处便疯长了许多杂草,有一人那么高。

在这种地方趟,是极消耗体力的。

东方晞实在不放心她的身体,再次劝她:“你在车里等,我跟莫寒去,你放心,无论找到什么线索,都会跟你说。”

杨涣也挺乖,马上点头:“好。”

但两个人前面一走,她后面便跟着下车,往另一个方向寻去。

到东方晞发现不对,追过去时,她已经趟进一大片芦苇里面。

他又气又心疼,可看到面前的情形,又一下子没了言语。

绿珠蜷着身子,偏头用额角栽在地上。

她的脸白如纸,嘴唇发乌,头上有血迹;一手撑着地,一手捂住腹部,那里也有血;两腿跪在一处洼水里,整个身子蜷的像虾米。

杨涣的声音都变的,提的特别高特别细,显的特别凶:“还站着干什么,给她诊脉,快呀。”

东方晞跨过去,先探了她的鼻息,然后才把她身子放平,将手放在她手腕的脉博处,细细诊脉。

杨涣一直盯着绿珠,两只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整张脸的表情都是凶狠。

她的拳头攒的死紧,把手背上的青筋都绷了出来,指节全部成了白色的,像要把细细的手骨折断。

片刻,东方晞从怀中取了一个小瓶子,一边倒药给绿珠服下,一边说:“还有救,放心吧。”

杨涣“嗯”了一声,眼神却没移动。

药吞下去后,东方晞又用银针刺了她几处穴道,绿珠才发出一声微弱的声音。

直到这时,杨涣的手一下子松开,抢步过去抱住绿珠,声音柔的令东方晞产生错觉:“绿珠,你醒醒,是我……”

绿珠在她怀里睁眼,说的第一句话却是:“小姐,绿珠无能,没把事办好。”

“不怪你,此事我们回去再说。”

杨涣把她的手搭到自己的肩上,可惜以她现在的力气,搭个绿珠连站都站不起来。

还是莫寒过来的快,把绿珠抱起,一行人往马车走去。

人救回来了,伤却很重,而且以她现在的情况,在相府里难免会引人怀疑,所以杨涣听从东方晞的建议,把她放在国师府。

当天夜里,确定绿珠真的没事了,杨涣才起身回去。

东方晞送她。

两人走了一路,都没怎么说话,各想心事。

时节已经进入八月,入夜以后,凉风习习,很觉寒意。

东方晞手臂上搭着一件披风,是出来时临时拿的,此时看到杨涣打了个冷颤,他便及时把披风搭到她肩上。

还未开口,却听到她先说:“你知道绿珠为何出现在哪儿吧?”

东方晞没应声。

杨涣又道:“此事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再瞒你,但你若拦我,我会把你当成木王府同党,一并除掉。”

东方晞面色未动,嘴里却轻轻吐出几个字:“我站你这边。”

杨涣转头看他。

他的目光真诚,而又深切。

杨涣问:“为何?”

东方晞不答。

她又问:“你也跟木王府有仇?”

东方晞侧首看她,半晌才“嗯”了一声。

杨涣不那么信他,但事已至此,把他外出去风险更大,不如干脆拉进来,一起干票大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