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恩师如父

把木挽香关到幽香阁,杨涣总算放心少许。

次日一早,她便离府出城,去办自己的事。

雇了辆马车,从城门出来,往西行三十余里,有一座西凉山。

杨涣在山脚下来,给车夫付了银子,见他调头往城里去,才转身往山上走。

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绕山而行,约莫走了一个多时辰,才看到高高密林掩映下,一座不大的道观。

门头很旧,无名,围墙也是破破烂烂的,只从外面看,好像许久没有人来过。

但是门环,和开门处却有磨过的光亮。

杨涣在门口顿了一下,抬手轻扣门环。

不多时,门从里面打开,露出一张十几岁道童的脸。

他看了眼杨涣,很礼貌的道:“姑娘,此处不接外客。”

杨涣“嗯”了一声:“我知道,我找一了道长。”

小道童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平静,问道:“可有信物?”

杨涣摇头:“无。”

小道童又问:“姑娘可否报上名号?”

杨涣:“也无。”

道童明显有些为难,站在门边犹豫了一下。

杨涣轻声说:“小道长只管去通报,见不见都无妨。”

门从里面关上了,杨涣站在一片落叶陈积的门外,慢慢把眼神投到远处。

山还是过去的山,多年也不曾有什么变化。

道观也还是过去的道观,只是更旧了。

青山如昨,物是人非,让她看到了自己过去的时光。

杨涣小的时候,调皮到人人头疼的地步,上天入地,能做能打能闹,整个建安城里的孩子,一听到她的名字,无惊慌失措。

偏偏她家世显赫,父兄都为大宛国的忠臣良将,连皇上都对他家另眼相看,别人就更不敢多说什么了。

那时候的杨涣,就跟如今建安城街头随处可见,仗势欺人的富家熊孩子一样,恨的人牙痒,又拿他毫无办法。

七八岁的时候,已经打遍建安城里的孩子们,不管是大是小,是男是女,只要她高兴,都要拿来戏弄一番,乐了自己才最重要。

别人不敢找她麻烦,只能一遍遍的往她家里告状。

最后终于把老杨将军告怒了,不顾杨夫人的劝阻,硬是把她送到西凉山来,也就是她眼前的道观里。

后来她才知道,这里面住的一了道长,原是父亲的好友,武学精深,知识渊博,但他无心仕途,也不愿从军,便择山而居,修起了道。

一了道长是个外面清冷,内心寡淡之人,平日里话不多,但十分严厉。

杨涣刚来的时候,还不服他,只当自己还在建安城里,到处捣乱。

可她每次捣乱,都会被一了道长关起来。

关的方式也很新奇,他会陪着她一起关。

她不吃饭,他也不吃饭,而且只要杨涣做势想出去,他一定能用自己超高的武学,把她死死困住。

小孩子心性,哪受得这等折腾?

她闹过、哭过、威胁过、也示过弱,可对一了道长来说,半点用也没有,而且家人自把她关到这里以后,便再不来看她。

上天无门,入地无缝,求生欲让她终于向一了投降。

但心里暗暗打算,等她学了他的武,把自己变的同样厉害了,一定要把这家伙一脚踹到地上,让他像自己一样四脚乱蹬,嘴啃泥土,像乌龟一样,只能蹬腿儿,就是爬不起来。

想到此处,杨涣忍不住摇头苦笑。

正在这时,门再次从里面打开,还是那位小道童,微微向她施了一礼道:“姑娘请进。”

杨涣随他进去,熟门熟路往道观侧边的小路走去。

从这里过去,是后院,也是一了道长的歇息之处。

道童把她带到门口,道了声“姑娘请”,便退了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