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自做自受

木挽香备的八月节礼,被杨涣送去木王府,这事在他们离开木王府后,就传回了相府里,

原因自然是有人打开节礼看了,然后看到里面没一样拿得出手的。

不是废铜烂铁,就是不堪入目的一些零碎,甚至还放了一些女儿家的中衣。

木挽香为了整她,煞费苦心。

现在木王府把消息传给她,她当然不能说实情,于是给傅柏游编了一套谎言。

说自己备的礼很丰厚,是傅清歌贪图节礼,偷梁换柱,弄了一堆废物去木王府应付了事。

事情真假未定,傅柏游当然要把傅清歌叫去问话。

杨涣也没急着辩解,慢悠悠拿出一份礼单,递给傅柏游。

傅柏游刚开始没发现问题,可越往后看眉头拧的越紧,最后真的看不下去了,转头问木挽香:“怎么如此贵重。”

木挽香可有理了:“相爷一直想要结交中书令,难得现在有此机会,给他们的节礼,当然要好。”

说到这里,还故意瞟了一眼傅清歌:“不然三小姐也不会红眼,把这些东西换了。”

杨涣看着她笑,天真无邪。

木挽香的毫毛却一下子竖了起来,她狠狠瞪杨涣一眼,继续给傅柏游吹风:“三小姐如今在建安城里,声誉都要盖过相府了,光是这胆子就无人能及。”

傅柏游把目光移到杨涣身上。

杨涣两手一摊,很是无辜:“父亲你不用看我,只看礼单就好,这上面的东西,您确定咱们家都有?”

这么一提,傅柏游又连忙低头去看。

相府有些什么,他真不清楚,不过所有东西都是有帐目的,把管家叫来一问便知。

他才刚张开口,木挽香就先发话了:“三小姐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相府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不堪,什么贵重物品都没有,只有你宫里做贵妃的姐姐,才拥尽天下珍宝?”

明显的带节奏,曲解原意,给她加罪。

杨涣岂会看不出她的阴谋?

从她把东西送到木王府,便把这个局想好了。

木挽香吵闹的越凶,她便越冷静。

杨涣的眼神像看戏,任着她上窜下跳的表演,只待后面一幕开锣。

傅柏游有意偏木挽香,可如今的傅清歌,也跟过去不同了,他不能明着偏袒。

最后还是把管家找来。

账目上的东西,很好查,相府库房的出入,都有登记,不用片刻,便对的清清楚楚。

大部分都是有的,而且木挽香这两天也在上面出过帐,以证明自己确实备了这些东西。

杨涣心里便有数了。

从相府挪出去的财物,都被她私吞了。

这事她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不管节礼是送去孙家,还是木家,最后都会落到她的手里,然后给杨涣扣一口大黑锅。

傅柏游再次看向杨涣:“这些都是夫人亲手备下的,有出帐记录,你搁在何处了,如实说,只要把东西找回来,父亲不会怪你。”

杨涣伸手指着礼单上的两个地方:“父亲,刚才这两个好像没有对到。”

木挽香再次抢话:“就算有遗漏,可大部分是有的,你只把这些拿出来就行。”

杨涣笑道:“夫人怎么会有遗漏,您前面不是说了,孙家非比旁人,您是很重视的,所以才备厚礼,这么重视的事,会出此等纰漏吗?”

傅柏游眼神有些复杂,又转了方向。

木挽香答不出来,支吾两下,想糊弄过去。

杨涣岂能容她这么算了?

“夫人,你倒是好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这两件东西可不同寻常,一个是黄金琉璃盏,整个大宛国也没有几件吧?

另外一个是金镶雕凤如意摆件,看着还像是宫里的东西,你是怎么写上去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