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欢喜姐妹

等把衣服拿出来。

才看到锦衣的内领,竟然缀着几粒棕色的琥珀。

襦裙的腰带上,也是同色的琥珀,数量不多,却是恰到好处。

一身的明亮黄,会给人以活泼跳脱的感觉,那几粒棕色琥珀,却堪堪把这种跳脱压住。

内敛,沉稳。

让人看到穿衣者的闪烁,也窥见其沉静与安适。

既是杨涣从来不在此种事上花功夫,还是不得不说:“娘的,国师这衣服弄的可真顺眼。”

头钗配了白色的珠钗,都是很小粒的珍珠,嵌在乌黑如墨的发间,像落上去的梨花瓣。

杨涣抖着身上的衣服问绿珠:“你说他一个国师,是怎么懂得弄这些的?”

绿珠答不出来。

杨涣也想不明白。

反正衣服挺好看,她很满意,明日就这一套了。

这一晚,杨涣睡的异常安稳。

那只东方晞送的衣服盒,就放在离她床头不远的小几上,她睡前看了一眼,嘴角竟然不自觉弯了起来。

临睡前,她还在想:“下次见到神棍,还是夸他一句吧,真像我娘。”

然而次日一早,她已经把这事忘到了九霄云外,因为外面不知哪里来的鸟人,已经开始叽叽喳喳,吵到人头疼。

“傅清歌,你给我出来,你是不是衬着争奇盛会,故意勾引圣宣王?

你个不要脸的,明知人家不喜欢你,还要往上贴,还要收人家的礼。

你收了王爷的孔雀翎衣,难道认为自己是一只花孔雀吗?”

表姐妹都这么没有新意,骂人也是同一套,不知道是不是木挽香开班培训出来的?

杨涣慢悠悠从屋里出来,看着一脸盛怒的傅雪歌摇头。

傅雪歌自从落了争奇盛会,很是颓废了一段时间。

现在是连消息都慢了几分,杨涣本来以为她昨晚就该来闹了,没想到会憋到早上,扰人清梦。

此时,她自己暴跳如雷,叫骂不休,带的婆子丫头,却被绿珠和红叶拦在院子里。

“让她们进来吧。”杨涣说,顺道吩咐白云,“沏壶醒盹茶来。”

杨涣好说话,绿珠可不好。

她瞪了傅雪歌一眼,语气不善:“好好说话,再大吵大闹,就把你丢出去。”

傅雪歌刚张开嘴,她的手便抓到了她的肩上。

要出口的话,生生又咽了回去。

杨涣在侧身时看到这一幕,莞尔一笑,向里走去。

傅雪歌进来的时候,白云的茶也上来了。

“怕不怕有毒?”杨涣似笑非笑看她。

傅雪歌:“你敢毒我吗?这是在相府,如果我有事,我母亲不会饶了你的。”

杨涣扬眉:“那就喝。”

她自己先端起一杯,啜了两口。

傅雪歌拿起来时,柴妈妈忙拦住她:“小姐,你……”

杨涣心道:难道木挽香给自己下毒的事,这姓柴的也知道?

不过娇纵的四小姐不听她的,端起茶水也喝了两口。

两人都放下茶杯,杨涣才又开口:“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有一句话,你说对了,我跟圣宣王,没有缘份,所以他的礼物,我也不会收的。”

傅雪歌一愣。

她说过这话吗?

好像没有,但是傅清歌这话,她莫名很喜欢听。

只是一想起白慕送的那件雀翎衣,心里还是有点酸:“王爷都送来了,你说不收就不收吗?”

“当然,我不收,谁还能勉强我不成?本来想着孙家的事过了,就把衣服还给王爷,现在看四妹妹来了,可否请你代为转交?我实在不想跟王爷私下见面,派丫头送过去又不合适……”

傅雪歌脸上划过一丝惊喜。

不过她又很快抬起头来,大概是不确定杨涣说的是真是假。

可这一抬头,竟然看到白云已经把衣服拿了过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