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不能随便

建安城里的消息,一向是长翅膀的,传的飞快。

傅宏轩和杨涣还未回到相府,里面就已经炸开了锅。

木挽香最先坐不住,叫了自己的心腹去打听:“那丫头怎么会推演沙盘?怎么会跳舞?

她病了那么多年,连床都下不了,就算现在好了,不过短短一两个月,她能学会什么?

还有宏轩,他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带冬雪那个丫头出门?

不知道那贱婢的歪歪心思吗?”

当着下人的面,她没说交给傅念歌的蛊虫,可在心里也把她恨了一万遍。

她竟然不把蛊虫放在傅清歌身上,反而放到了宏轩的身上,她是活腻了吗?

远的事现在处理不了,可二姨娘那里,可是就在眼前。

当下就带着李妈妈,跑到她那里,一顿耳光,差点把不知发生何事的二姨娘扇晕过去。

与后院不同,此时在前院的傅柏游倒是挺开心的。

傅清歌出尽风头,那光可都是他的。

人家说起来,不会管女儿有多努力,先夸的便是傅丞相教女有方。

尽管对傅清歌会这些东西也有疑惑,可还是令管家去安排,好好的迎她回来。

连皇上都赞不绝口,提前把赏赐送回府了,那他也不能怠慢了。

所以傅清歌的马车一到相府,里面马上就出来一队人。

拿脚凳的,拉车帘的,搀扶的。

见风使舵的人多了去了,个个面带微笑,好话满嘴,直接把过去的病秧子夸正了一朵正盛的花。

傅柏游站在大门里,也含笑看着她,一副有女初长成的模样。

杨涣装着乖巧,先过去给他行了礼,这才说:“大哥说,他外头还有些事要忙,叫女儿先回来。”

傅柏游道:“嗯,你回来了就好,在外面忙了两日,可是累着了,快回去歇着吧。”

红叶和白云早就接了出来。

主仆几人回了清芷院,杨涣没来得及歇,先去看了兰心。

“怎样,可好些了?”

兰心忙道:“奴婢没事,好着呢,小姐刚回,快去歇着,听她们说,小姐这次可是风光了呢。”

杨涣诚恳看着她道:“多亏有你们帮忙,不然我这病体,能做成什么事呢?”

“惊燕”舞的事,她只提了个头,说自己小时偶尔见过,简单跳了几下,别的都是兰心教的。

她除了跳舞,琴棋书画也都精通,当真是一个好帮手。

关于沙盘的事,别人能用看书糊弄过去,红叶和白云却不行,她们是从小看着她的,她有没有读书,她们最清楚。

所以杨涣就说是绿珠教的。

这样,便把自己的事都交待清楚了。

宫里的赏赐,先前是放在木挽香那里的,杨涣回来,她自然要差人送过来的。

可她太不死心了,自己布下天罗地网,竟然也被她逃出去升天,还在建安城里出尽风头。

从此人们说起相府,再没有她木挽香什么事,没有她女儿什么事,都是德贵妃,还有这个病丫头。

气不过,亲自来了一回。

红叶没敢拦她,相府的主母,皇上御赐的香郡主,一个小小的丫头也拦不住。

不过她第一时间向傅清歌报告了。

“嗯,知道了,比我想像的来的慢。”

绿珠补充:“刚听说她去二姨娘那里了。”

杨涣明了。

说话间,木挽香已经到了门口。

李妈妈还是趾高气扬的:“三小姐,夫人来了,出来见见吧。”

杨涣在里面气喘弱弱:“忙了两日,累了,父亲也让我好好休息的……”

木挽香:“……”

这就端了起来?

真是想把她气死。

带人入内,然后看到傅清歌安然地坐着,见她进去,还笑了一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