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风起云涌的通天魔域

“大人,那魔女身上有属下亲自制作的一枚盘旋扣,虽然气息被抹掉不少,但要捕捉到她的行踪却并非难事,这也是属下胆敢自荐的缘由之一!”

雪渊魔神任由冷汗漫过自己的眼帘,带起阵阵酸涩刺痛。

他沉心静气,将自己最大的底牌给说了出来。

他所说的盘旋扣自然是当初叶蓁和鳞娆从那肥硕如猪的蓝大人手中所得,不过被叶蓁抹掉了不少气息后,基本等同于一个装饰物。

但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哪里敢这么说,反而是方言大话。

当然,他敢这么说,也是有着能够圆场的方法,否则只说大话不能收场那他就是嫌命长了,他相信,这话传入炽焰魔神耳中,他的重要程度会远远超过通天魔神和青丘鸾,到时候这一杯羹占大头的,可就是他雪魔域了!

果然,听到他的话,那原本懒散窝在王座内的炽焰魔神正了正身体。

“你,所言可是真的?”

炽焰魔神声音有些锐利,后面的话虽然没说,但任谁都能脑补出来,若雪渊魔神说的不是实话,那下场绝对比那贫民窟的下等人好不了多少。

“当然是真的,不过属下需要一些时间来确定方位!”

雪渊魔神点头应是,认真道。

“好!你若能立功将那两人给带回来,好处不会少!”

炽焰魔神大笑出声,看上去终于多了几分人气,雪渊魔神的话算是给他打了一剂强心针,人族重情,只要捉住那两个家伙,何愁叶蓁不自投罗网呢?

“是,大人!”

雪渊魔神心头轻舒一口气,算是放下了心。

“行了,都退下吧!”

炽焰魔神挥了挥手,不再理会一群各怀心思的妖魔。

顿时,诸多平日里嚣张跋扈的魔神作鸟兽散,纷纷簇拥着离开大殿。

“你!你给我站住!”

刚出了大殿,青丘鸾就冲着雪渊魔神的背影大喝一声,语气颇含怒意,原本好好的机缘,却是硬生生被分出去一半,叫她忍下这口气,怎么可能?

“青丘城主,哦不,通天魔神的妾,有何指教?”

雪渊魔神回身,挑眉一笑。

若是往日他怕是还会忌惮通天魔神和青丘鸾几分,但现在,他也算是在炽焰魔神面前站住了脚,又怎么会将这两人放在眼里呢?

“你是活腻了不成?!”

青丘鸾美眸一沉,声音中带了一抹寒气。

“哦?通天魔神,你不管管自己的妾侍吗?炽焰魔神想必对我的盘旋扣很感兴趣,我要不要现在进去再给大人说道说道呢?”

雪渊魔神眯了眯眼,不去理会一个发疯的女人,而是看向通天魔神。

闻言,通天魔神不语。

他上前几步,挡住又准备开口的青丘鸾。

“你不是受寒霜魔神庇护吗?为何又会投入炽焰魔神麾下?”

通天魔神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一点是他刚刚就在寻思的问题,神魔大陆众所周知,炽焰魔神和寒霜魔神水火不容,这雪渊魔神居然敢做那墙头草?

在夹缝中生存,终究危机要大于利益的。

“外界以讹传讹罢了,你还真的相信?”

雪渊魔神冷笑一声,转身就走,不再理会这两人,他需要尽快回去准备准备,盘旋扣中的气息几乎已经消散殆尽,他必须另择他法引诱那魔女和青丘旻。

但有一点,他需要回去打听打听,那魔女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若真的确定那名为鳞娆的魔女是风倾儿,那一切就会好办很多。

“你刚刚为何要拦着我!他的话不可多信!”

青丘鸾甩开通天魔神的手臂,语气有些愤怒地问道,以前的她可不敢这么对待通天魔神,但如今有炽焰魔神做她的背景,她还有什么不敢的?

察觉到青丘鸾话语中的指责,通天魔神胸口也腾起一道火苗。

不过,火苗还不曾燃烧就熄灭了。

他也知道如今青丘鸾的底气是什么,但为了能分一杯羹,这是不可避免的,既然是他将青丘鸾送到这一步的,那再生气也无济于事。

投鼠忌器,他也怕青丘鸾得势后,将他弃之不顾。

“好了,先让他嚣张两天,那叶蓁极其厉害,怎么可能放任一枚完好无损的盘旋扣在同伴身上?据我猜测,那盘旋扣应该已经无用了,他刚刚那般说不过是为了给自己一个退路,既然如此,我们倒不如看看,他最后怎么收场!”

通天魔神拉住青丘鸾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软声说道。

闻言,青丘鸾眯了眯眸子,抬头看了看通天魔神。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拿出自己的手,在事情没有成功之前,她还有需要用到通天魔神的地方,不过这个恶心的男人和炽焰魔神还真是没有半点可比性!

这般想着,青丘鸾眼中就掠过一抹嫌恶。

“我先回去了”

半晌,青丘鸾转身往青丘殿走去,她语气中再没有了以往卑微软糯的“妾”之自称,这个称呼如今有了专属拥有的人,那就是炽焰魔神。

通天魔神双手负在身后,看着青丘鸾的背影的眼神阴晴不定。

青丘鸾一直是个聪明人,但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她永远都能看清现状,享受现状,这样的人容易得罪很多人,而现在,他就是那个被她得罪的人。

*

离开了通天魔域的雪渊魔神没有半点停留,马不停蹄地朝雪魔域而去。

他需要回去调查调查那鳞娆的背景,据说她一直生活在雪魔域附近的贫民窟之中,当时也只是一听而过,若不是一个城主突然死亡消失,他怕也不会知道自己管辖范围的贫民窟居然会出这么一号人物,而且还是夺了焕容叶的魔女。

依雪渊魔神的修为,不过短短半日就抵达了雪渊王宫。

“怎么样?”

来迎接雪渊魔神的正是雪魔域的军师,黑煞,他依旧一席黑袍,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之中,宛如一柄随时会出鞘的锋刀,可以割破所有敌人的喉咙。

“不好办”

雪渊魔神摇了摇头,虽然在炽焰魔神那里得了眼,但他并不觉得这是好事,毕竟他口中的底牌盘旋扣已经失去作用,气息几乎微乎其微。

他必须想别的办法,而在此之前,就要先确定鳞娆的身份。

此刻,他只觉得头痛万分,风清儿给他找的可不是什么美差,而是一桩天大的难事,此事一旦办不好,那雪魔域就会濒临毁灭,太过严重。

“清儿呢?”

雪渊魔神一想到这里,心底就隐隐有些责怪风清儿。

黑煞察觉到雪渊魔神语气中的一抹怒意,眼神一闪,嘴唇蠕动却没有说出话来,他虽然不信后者会因此责难风清儿,但还是下意识地保护了她。

“是什么让雪渊哥这么生气?”

就在这时,一道清淡的声音响起,白衣美人莲步轻移,绕过花坛来到雪渊魔神面前,那娇媚柔弱,清雅如云的模样,可不是他的妻子风清儿吗?

雪渊魔神那原本积蓄的点点怒意在看到风清儿时就散去了。

“这里风大,你怎么不多穿一点?”

他心头又变得柔软起来,轻叹一声,取下身上的袍子披在风清儿身上,语气中略带着些许柔软责备,那心疼的样子让风清儿轻笑。

黑煞在一旁看着这羡煞旁人的一幕,眼底划过一抹黯淡之色。

“雪渊哥可是在担心无法完成炽焰魔神交代的事情?”

风清儿被雪渊魔神环抱着,不禁轻声问道。

虽是疑问的话语,但语气却满含肯定,她和雪渊魔神自小一起长大,后者的一个皱眉,一个抿唇她都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也是她不惜一切代价从自己的亲姐姐手中抢走雪渊魔神的原因之一,只要是她看上的东西,没有逃得掉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