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弄潮在第三天向韩震须问了童笑生的那三道指令的地点,坐在书房中将那三个地点写了下来。分别是:

万林县--管鸣峰石碑。又梅县--渗吾居。寒松里--纪莫徒桥。

实在让人捉不到头绪呀!完全看不出有何关联,莫怪大部分的人相信只有解开第一个指令才能知晓下一步骤,弄潮左看右看,倒是好笑地发现一件事,连忙再度抓起毛笔,快得让墨汁溅到脸上也不自知,一一将三个字圈起来,第一道指令的“管”,加上第二道的“又”,以及第三道的“寒”,合起来恰恰好是她心上人的大名,真是个大巧合!为此,她喜欢上了这三道莫名其妙的指令,看得开心不已的同时,也想要与管又寒分享。抓起纸,立即冲往他的别院跑去,希望他磨药已告一个段落。

不错,管又寒已将采回的草药研制完毕,才走出房门,立即在门廊上遇见慕容惠惠。她手抱一大束白菊,装扮得娴雅美丽,那双盈盈秋波正静静凝视他,诉着她无言的情意;犹如哀怨的百花仙子,绽放着娇颜却得不到观花者的欣赏。

她希望她仍是有些机会的,毕竟一切尚未成定局,而她也相信,在他冷凝无情的面孔下,有着一颗值得她不顾一切争取的君子之心。

轻轻地启着朱唇,她低语:“我希望你气消了,为了十几天前我妹妹的放肆,今日特来向你道歉。”

“不必。”他半靠着廊柱,由于她居中的立于台阶上,而且阻碍了他出去的路。因而他也不便斥开她或请她退开,只得等她说完要说的话。

“谢谢你的谅解。这花--让我插在你的房中好吗?它令我想到你,清高、淡泊。”她技巧地将花捧在他身前,让他拒绝不得,也默默地告知了她的情意,双颊涌着羞怯的红晕。

管又寒没有接过,淡淡道:“请自重,这是不合宜的。”

“只是一束代表友谊与谅解的花而已。”她微笑,说着他不能拒绝的理由。

这个画面,就是弄潮走进拱门看到的景象。

压下怒火,她轻快地跑了过去,一把接住了那束花,并且“顺便”在经过慕容惠惠时将她撞歪在一边,如果可能,弄潮更希望将她撞飞到围墙上去粘着。

以甜甜的声音笑看她:“哎呀!好美丽的白菊,都是盛开繁放的呢!只可惜太过盛开了,凋零得也快,少了一点娇羞含苞的韵味,大胆得让人不敢领教呢!”

她话中简直长满了刺,札得慕容惠惠脸色乍青忽红,只得保持教养道:“盛开的花看起来才赏心悦目,不是吗?”

弄潮故作不经意地挽住管又寒的手臂,爱娇地依了过去:“可是,慕容姊姊,太盛开的花朵让赏花者一看便得以窥知所有内涵,少了分神秘与清纯,更少了期待。你知道,含苞待放的小花儿会让人珍惜疼爱得多,因为它令人期待。”她扫了管又寒一眼,缓缓道:“我想,爱花客会珍惜得多,不是吗?”

管又寒只是警告地瞪她一眼,没打算介入她们之间的暗斗,即使对其他女人没有意思,他仍不希望小弄潮常常一副妒妇的模样,只要她不过分,他绝大不会干涉。幸好她更聪明地将尺寸拿捏在他能忍受的范围内,只见可爱、不见粗鄙。

这个刁钻精明的小丫头,真令他好气又好笑。

见败阵了一回的慕容惠惠居然还不赶紧奔回她的房间去面对她的失败,反而当个路障似的杵在那儿不走,真是令弄潮感到讶异又生气。

“慕容小姐,不知你们还要在这儿待多久呢?”弄潮礼貌又天真地问着,一方面按讽她的不识相,一方面也有赶人的意味。

“可能还要好一阵子呢!韩大叔盛情难却,我们兄妹不好意思推托。”慕容惠惠银牙暗咬地回应,那实在不符合她圆滑待人、皆不得罪人的本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