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要死了,要死了!这下才叫玩完了。

哥哥们怎么可能下山呢?又怎么可能找到她呢?老天爷,要不是她逃得快,早被抓住了。

策马奔入另一处山林内,韩弄潮将小金狼交予管又寒疗伤,自己则找了个平坦的地方绕圈圈,想着今后要如何躲过兄长们追踪的方法;她可不要被拎着衣领回山上受罚。天知道她那雄壮威武的爹爹平常是很宠她没错,但一但他气起来,她就有苦头吃了,连最偏袒她的朱叔叔、朱婶婶也救不了她。

父亲韩霄对她的要求不多,只有三点:一是不可惹母亲伤心;二是不可以在没人保护的情况下,离开家门一里之外;三是不可以常常欺负两位哥哥。对于以上三点,她只违背过一次,在五岁那年去戏水--那时他们住在海边,而差点被海浪卷走,惹得母亲伤心落泪。

别说处罚了,光看到父亲那张铁青一如地狱使者的严厉面孔,就吓得当时五岁的她足足有半年看到父亲就大哭。然后往后五年,她被罚抄书--抄完一屋子的书,并且天天背诵一首艰涩的古诗来娱乐大家。

从那一次惨痛的经验得知,她绝对不可惹怒她亲爱的爹爹。可想而知,这回,如果她当真被拎回去,那下场简直不敢想像!如今只有取得童笑生的遗物来将功赎罪,她才可能不会死得太惨了,所以此刻她绝对不能回去。她可不想再看到父亲盛怒时的容颜,以及抄书。尤其家中的藏书正以加倍的成长速度填满三大屋子,目前正往第四间大书房努力中,光用看的就傻眼了,若要教她抄,她会抄到进坟墓了还没得休息。

打了个冷颤,要躲开哥哥们的决心更强了。

“弄潮,你的小宠物。”管又寒找到她,研视着她一脸的惊惶。

弄潮抱过已熟睡的金毛狼,看到伤口被完美的缝合著,笑道:“它会没事,对不对?”

“它属于这片森林。”

“我知道,尤其它这么罕见,一但抱下山去,肯定会遭人觊觎,我们应当放开它;可是它好小,没有自保的能力,若再被人发现--”

“你不会是想找它的巢穴吧?”管又寒语气是不茍同的。幼狼没有攻击性,可是成狼却是危险且嗜血的。

弄潮咬着下唇,很撒娇地睇凝他:“那,我们今晚在此过夜,待幼狼有体力行走,再放它自己回去找同类如何?”

“夜晚会有各种野兽--”

“但我有你。”弄潮跳近他身边,用力亲了下他的脸颊;趁他呆楞时,自行决定:“就这么说定了。”

※ ※ ※

“那两个男子是谁?”

终于,管又寒还是问了。一度,弄潮还希望他得了短暂的老年痴呆症,忘了有那么一回事。

“谁?当时我吓坏了没有看到--”

“弄潮。”他打断她装傻朦混的企图。

此时,他们升着一堆火,吃着干粮,决定在山林中过一夜,就着满天星斗。这表示弄潮成功地说服他留下来过夜,但并不代表他是可以任她玩弄于手掌间的。

他心软于她的善良,震动于她的热情,所以留了下来,因为他的确可以应付所有突发状况,但也只有这样而已,没有更多的了;她的小把戏他全看在眼内,容不得她混过去。

好吧!反正说谎是很不好的,坦白招了比较快:“他们是我的兄长。”

“为何逃?”

“呆瓜也知道要逃,他们是奉命下来抓我的,被他们抓到了那还得了?除非能得到可以医治我娘娘的药材,否则我不会回去了。”她轻抚怀中的金毛狼,喂它吃鱼。这小东西终于肯定了她的善意,不再张牙武爪了。

“你吓到了吗?”他问的是她险些被鞭子抽花的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