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悠读文学》经典版

又寒呆呆吾徒:

为师我纵横江湖七十年来,为所欲为,游戏人间,并且无往不利地过了一辈子,几乎就要相信这一生再也不会有遗憾的事了!可是,人是不能太铁齿的,你师父我到底也是踢到铁板了!呕人的是,踢的铁板让我懊恼活过七十岁以后的二十年。

别客气啦!就是你!你这小子,打你六岁时我在街上戏弄你,反被你咬了一口之后,我就发誓,这辈子最后的一个愿望就是将你调教成一个比我更不正经的“怪叟”来风骚江湖六十年。但遗憾的是,你呆性不改的死板,不茍言笑如故,二十年来没减反增,实在是为师的我无限伤感呀!呆吾徒,连我快咽气的这些时日,以死逼你陪我玩一下也不肯,不是我说,你这小子还真像茅坑里的石头!不甘心呀不甘心!难道今生今世都没有人可以整治你又哭又笑吗?

别以为我死了就算了,谁教你二十年来都不陪我玩儿,不整整你,我怎么会瞑目呢?我童笑生一世英明尽毁在你手上,不让你吃些苦头可是会遭天谴的!所以,你应该发现了在所有留下来的宝贝中,独漏了你最想要的“百宝箱”与那本《七十年行医随记》。哈哈哈!老天垂怜,总算我为人师还不算太失败,你仍有会心动的东西!

给你金山银山你不要,教你全武林人士垂涎的绝世武功,还得千拜托、万拜托!呆徒儿,这口怨气我憋了二十年了,告诉你吧!在放此信的箱子中,有一份图表,以及二十个信签,逐步暗示了我藏那两件物品的地方,全看你的智慧与造化了!为师对你的聪明才智有信心。别生气呀,呆徒儿,反正我已经死了,你气坏了也奈何不了我!如果当真找不到那两件东西,就别当神医了,当天下第一高手如何?还是天下第一富人?

唉!我真是希望老天生出一个人来整治你,除去那张少年老成又僵硬的面皮呀!可惜如来佛祖太赏识我,决定找我一同去西方净土下棋喝茶,不能再对你下工夫了!不过,与你搞这一场小玩笑也够你脸上的寒冰再冻上三层霜了。实是人间一大乐事。

对了,这是一封遗书,撕了的人是龟蛋!

你师父南方怪叟童笑生绝笔

返回列表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