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好得不得了

洗漱?

吃早餐?

她才不去洗漱呢!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将这男人扑倒!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烁着看着郁少漠,洁白的贝齿咬了咬唇瓣,在脑海中回想着郁少漠曾经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和语气,微微低下头去,温热的气息在郁少漠耳边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不想吃早餐,我只想吃你!”

轰!

郁少漠眼底猛地窜起一组火苗!

这几天虽然没有碰她,但是不代表他就没有反应!郁少漠从内到外可都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更何况这还算得上是宁乔乔为数不多的主动。

郁少漠性感的喉结艰难的起伏,身体的温度迅速升高,大手抚在宁乔乔的后背上,可就在此时,他的眼前忽然闪过宁乔乔鲜血淋漓的手腕,顿时闭了闭眼。

“郁少漠?”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疑惑的看着身下的男人。

这男人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的腿就贴着他的身体,明明都已经察觉到他已经起了反应了啊!

郁少漠高高在上的俊脸紧绷着,不找痕迹的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时,那些躁动的情绪被他强制压下去,锐利的鹰眸紧紧注视着宁乔乔,低沉的声音一字一顿地道:“宁乔乔,你乖一点,我会弄伤了的……”

又来了……

宁乔乔无语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看到男人眼底可以压制的情绪,耐心尽失,挑眉看着郁少漠,说道%3A“郁少漠,你是打算以后都不跟我过夫妻生活了么?”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一闪,英挺的眉头渐渐皱起,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她。

永远都不碰她,怎么可能!只现在……

宁乔乔看了一眼郁少漠,继续自顾自得道:“那好吧,不过我可告诉你,女人一般婚内出轨的理由有很多,守活寡也是其中之一啊……”

“你说什么?”郁少漠脸色蓦然难看起来,眉心仅仅拧在一起,皱着眉盯着宁乔乔,冰冷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咬牙切齿地道:“宁乔乔,有本事将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你要干什么?”

她说出轨!

她居然敢说出轨!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也不压在郁少漠的身上了,娇小的身体从男人宽阔的胸膛上爬下来,乖乖在一旁躺下,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烁着看着郁少漠,温软的声音淡淡地说道:“你别生气嘛,我这不是只是在跟你聊天而已么。”

她就知道,只要一说这个,这男人肯定会炸毛!

炸毛也好呀!

总比每天拿她当个易碎的玻璃娃娃强!再这样下去的话,她感动倒是没察觉到,只会说不出的烦躁。

其实以前在那方面宁乔乔是很怕郁少漠的,这男人每次在床上都像是想要了她的命一样,每次来生理期那几天,宁乔乔都痛并快乐着,最起码她能暂时休假几天不是。

可真的郁少漠不再跟她那个什么的时候,宁乔乔又有些焦灼了……

好吧,都说女人是善变的动物,这句话一点都没错。

“谁他妈要跟你聊这个!”郁少漠没好气的狠狠爆了个粗口,锐利的鹰眸死死盯着宁乔乔,凶狠的眼神像是跟她有多大的仇一般。

“为什么不能聊呀,虽然我们现在的感情很好,可是你要是再冷落我的话,说不定我们以后就真的绕不开这个话题了呢,这不是提前熟悉熟悉么?”

宁乔乔继续不怕死的道,显然是在火上浇油!

“我没有冷落你!”郁少漠高高在上的俊脸紧绷着,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地说道,脸色已经阴沉得吓人。

这几天虽然工作很忙,但是每天他都有抽时间出来陪她,因为担心舆论对她造成心理压力,还琢磨着是不是再给她买一只小狗回来,分散她的注意力。

这他妈的也叫冷落?

他什么时候在别的女人身上花过这么多的心思了?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看了眼男人紧抿着的唇瓣,挑了挑眉,道:“不管,你不碰我,就是冷落我了!”

“宁乔乔!”

郁少漠蓦然抬起头朝她看去,锐利的鹰眸里闪过一抹暗光,英挺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她在逼他!

郁少漠很快便发应过来宁乔乔的真实意图,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宁乔乔看到了,可是她权当自己没有看到,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她咬了咬牙,白嫩的小手朝自己浴袍的带子伸过手去,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里瞬间绽放出一抹妖媚的光……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狠狠一沉,火热的视线紧紧注视着宁乔乔,过了几秒,忽然偏过头去看向另一边,性感的喉结艰难的上下起伏着,低沉的声音暗哑地道:“宁乔乔,你别逼我!”

其实宁乔乔现在都快紧张死了,她的手心里早就出了一层汗,可是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她总不能临时打退堂鼓吧,那不仅今天的计划失败,郁少漠说不定还会嘲笑她呢!

咬了咬牙,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烁着看着郁少漠,温软的声音软糯地道:“郁少漠,你要不要……”

轰!

他对她从来都没有抵抗力!

如果是自己克制还好,可如果宁乔乔硬是要主动的话,其实她根本不用做太多的事,一个眼神就够了!

郁少漠猛地转过头去,猩红的眼神吓了宁乔乔一跳,可他眼神中只有她衣衫半解的身体,其他的全都容不下了……

主动是要付出代价的,下午时分,宁乔乔才从昏睡中醒来,奢华的卧室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微风吹进来掀起轻柔的窗帘,阳光将上面的花纹投到地毯上,说不出的好看。

郁少漠已经不知去向,宁乔乔在床上趴了一会,在心里腹诽着那个男人,同样是剧烈运动,为什么那个家伙每次都不累呢?居然还有体力去公司上班?

又在床上玩了一会,肚子里传来饥饿感,宁乔乔才掀开被子下床,朝浴室走去。

洗漱完毕后,换上衣服下楼,刚走到楼梯口便看到刘姨。

刘姨也听到她下楼来的脚步声,转过身来,恭敬地对宁乔乔说道:“二少奶奶,您起来了,午餐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自己这么晚才下楼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刘姨笑了笑,温软的声音愉快地说道:“嗯,我现在去吃饭。”

宁乔乔纤细的身影径直朝另一边的餐厅走去,刘姨也跟了上来,对她继续道:“对了,二少奶奶,漠少说让你下午没事干的话就看看电视。”

“嗯?”宁乔乔脚步停下,纤细的身体转过去,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闪烁的看着刘姨,说道:“郁少漠让我看电视?为什么呀?”

郁少漠虽然很关心她,但是还从来没有到要安排她这些小事的地步,今天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刘姨看了看宁乔乔,也没有瞒着她,微微皱着眉,表情有些严肃地说道:“是这样的二少奶奶,漠少说今天是郁氏的公关部要开新闻发布会的时间!之前已经放过一些风声给外面了。”

原来是这样啊!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顿时有些无语的撇了瞥嘴,按刘姨话里的意思,也就是说现在外面的人都知道郁氏今天要开新闻发布会了?可是居然被人都提前知道了,郁少漠却到现在才告诉她!

她这个当事人,反而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不过想了想,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又闪过一抹了然,看来郁少漠那男人应该是不想让她多问关于今天的新闻发布会的事吧,所以才一直将她瞒着。

事已至此,现在就算是她知道都已经晚了,而且宁乔乔相信,即便是现在她给郁少漠打电话,那个男人也不会多告诉她什么都。

宁乔乔撇了撇,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淡淡地看了眼刘姨,转身朝餐厅的方向走去,温软的声音有些闷闷地道:“好,我知道了,我会看的。”

郁氏的新闻发布会,她当然不能错过了!

另一边。

郁氏老宅里。

柳莞在房间里,一只手扶在腰上,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有些不安的来回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她自然已经在前几天便知道郁氏的公关部要开新闻发布会的事。

郁少漠手下的那些人她都是知道的!一个个的能力非凡,从来都不打没把握的仗!而且那些人又都跟宁乔乔那个贱人好的不得聊了!

他们全都是帮宁乔乔的,所以这次开心开新闻发布会会说什么呢?

柳莞有些烦躁得停下脚步,这几天她向记者们说了那些话后,在她的可以安排下,可以说这件事被炒大了很多倍!

舆论对宁乔乔的攻击从来就没有一刻停止过!可是宁乔乔和郁少漠那边却一直都很淡定!在郁氏要开新闻发布会的消息传出来之前,他们甚至没给过外面任何的书面解释!

可是为什么现在会忽然要开新闻发布会了?难道说,他们还能解释这次的事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