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发什么疯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抬起头朝浴室方向看去,见郁少漠穿着深蓝色的浴袍走出来,锐利的鹰眸瞥了她一眼,抬脚朝她走过来。zI

“怎么了?”郁少漠修长的身体在她身边坐下,锐利的鹰眸紧紧注视着她说道。

他看到她在发呆。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抬起头看了眼郁少漠,咬了咬唇,忍不住道:“郁少漠,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呀?”

郁少漠一震,英挺的眉头微微皱起,锐利的鹰眸有些奇怪的看着她,道:“你要来生理期了?”

只有生理期她才会这么反常,说些莫名奇妙的话。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咬着唇看着郁少漠,道:“什么生理期啊,人家在跟你说正经的好不好!”

郁少漠很无奈,挑眉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小女人,伸手将她连人带被子抱过来,揽在怀里,低下头看着她精致的小脸,道:“正经的?你正经的觉得我不喜欢你了?”

他们之间现在还谈喜不喜欢这个问题,就好比讨论人类需不需要呼吸空气一样!真是一个莫名其妙又无聊至极的话题。

“可是你最近都不碰我了!”宁乔乔忽然抬起头,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郁少漠。

寂静。

郁少漠低下头来,锐利的鹰眸紧紧注视着宁乔乔,眼底闪过一抹暗光,邪气的挑了挑眉,道:“怎了,你想要?”

看看,果然是跟以前不一样了吧!

如果是以前她说这样的话,他肯定早就已经将她扑倒在床上了!哪里还会用这种表情只是看着她而已。

宁乔乔咬了咬唇,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闪烁的看着郁少漠,温软的声音有些闷闷地说道:“郁少漠,我对你是不是没有吸引力了?”

不应该呀,她现在还这么年轻,皮肤又还没有开始衰老,怎么都不至于成为一个黄脸婆吧?

可是这男人就是已经好几天都没有碰她了,这种请款太反常了,而且她现在又不是在生理期,明明晚上好几次她都感觉到他有反应,可是他就是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

宁乔乔很无奈,要说郁少漠在外面有女人,她是绝对不会信的!

可这又是为什么?

郁少漠看了眼宁乔乔,性感的薄唇勾了勾,锐利的鹰眸里快速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她哪里知道,这几天他每天都疯狂的想要她,可是每次一想到她手腕上的伤疤,心里就有另外一种情绪快速代替了对她的渴望。

很难说那是一种什么情绪,也许是郁少漠对自己都怀疑、也许是愧疚、也许是他现在在她面前变得有些小心翼翼。

即便是将话说开了,可是宁乔乔割腕的事情,在郁少漠心里还是留下了深深地烙印。

“你为什么不说话?”身边的男人久久没有张口,宁乔乔偏过头去,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疑惑的看着他问道。

郁少漠回过神,低下头看着她笑了笑,随口道:“可能是因为我最近很累,你也知道的,我要处理柳莞和那个记者……”

“得了吧。”

郁少漠还没说完,宁乔乔便直接打断他,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着郁少漠,咬着唇说道:“你以前工作不也是很忙的吗?可是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不行,你今天必要跟我……”

还没说完,宁乔乔忽然起身将郁少漠扑到在床上,倒下去时郁少漠手里还握着她纤细的手腕,顿时有些惊恐地大喊一声:“小心!”

其实宁乔乔很害羞,只是她用另一种方式在掩饰而已,可是被郁少漠这样大喊一声,吓得她愣住了,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直直的朝被郁少漠握在手里的手腕看去,眼神闪了闪,忽然明白了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