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李松林突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霍发全了,

市委常委会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场合,人与人之间的称呼,是一点不能打马虎眼的,领导称呼下属,一般是某某同志,也可以在某某后面加上职务,地位平等的常委之间,最标准的称呼就是某某后面加上职务,

无论是什么职务,在这里是沒有正副之分的,

不管是某某后面加上职务,还是称呼某某同志,这个某某全部都是只有名字而沒有姓氏,为什么沒有姓氏,据说是加上了姓氏,就会叫出特别的含义,

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題,就是这个人的名字加上姓氏只有两个字,比如刘岩,横竖不能叫岩同志或者岩市长吧,

对于刘岩的称呼,地位平等的同事最标准的叫法,就是称呼刘副市长,完全不带名字,职务后面带了个副字;领导呢,只能称呼刘岩同志了,

李亚洲平时对刘岩一向是直呼其名,那种味道,像刘岩是他儿子似的,可到了常委会上,他照样得规规矩矩地称呼刘岩同志,可在李松林听來,仍然是直呼其名时的那种味道,

干嘛呀,人家刘岩有爹,

李松林在揣摩,该怎么称呼霍发全呢,称呼发全市长,他现在已经不是副市长了;称呼发全书记,他的市委副书记的职务还沒有得到组织上的任命,现在霍发全的职务是什么呢,

李松林想了半天,终于想了起來,现在唯一能够代表霍发全身份的,只有市委常委这个头衔了,可市委常委好像并不是具体的职务,如果称呼他为发全常委,听起來怪怪的,很不习惯,

按照李松林现在的身份,是完全可以称呼霍发全为发全同志的,但这样称呼让李松林有所忌惮,不久之前自己和霍发全还是平起平坐的,在钧都市这个特殊的环境中,人们往往会把常务副市长的身份看的比市委副书记更高一些,如果自己称呼霍发全为发全同志,是不是有点托大了,

李松林在玩味着关于称呼的问題时,突然间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不是真正两口子的,亲昵的称呼起來那个肉麻啊,嘴不哆嗦身子也不冷吗,

吔,你别说还真不冷,李松林试过,不但不冷,浑身还热乎乎的,

同样的叫法,李松林打了个一折在自己老婆面前试了一下,怪怪呀,老婆的眼神就跟看见了大恐龙似的,身子猛地往外一趔趄,瞪圆了眼睛看他:“你今天喝了多少酒啊,”

想到老婆的那种眼神,李松林又朝霍发全这边看了看,如果现在称呼霍发全为发全书记,他的眼神不仅仅是看见了大恐龙,是大恐龙变成了毛毛虫,

李松林小声喊了一句:“发全书记,你的意见呢,”

霍发全忽地一下站了起來,拍着桌子瞪着眼大叫:“李松林,你想干什么,埋汰人是不是,”

霍发全一直瞪着李松林,李松林却低下了头,霍发全又冲着大家喊道:“麻烦大家以后叫我霍光杆,我霍发全就是一个光杆,什么都不是,”

李松林暗自高兴,看來自己这一声称呼的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

关于霍发全担任钧都市市委副书记的问題,在钧都市人代会召开之前,中州市市委就已经有了定论,可直到如今仍然沒有明朗化,李松林觉得霍发全肯定会迁怒到李亚洲身上,

其实这件事的羁绊仍然在李松林那里,为了市委常委班子的问題,李亚洲已经组织了好几次书记会了,李亚洲的意思呢,是想一次性解决问題,既然要完善市委常委会的组成,索性把霍发全担任市委副书记的问題和刘岩进入市委常委的问題放在一块,一次性讨论,一次性上报,

因为李亚洲是把霍发全和刘岩的事情捆绑在一起提交到书记会上的,李松林要想阻止刘岩进入市委常委,就只能顺带着阻止霍发全了,

每次书记会上提及这个问題时,李松林总是模棱两可地说:“先放一放吧,等时机成熟了再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