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惊怒

六阳阵,本就是至阳至刚的法阵,对于阴邪鬼物以极妖魂魔物有极为强大的克制功效,面对这些仅有鬼帅或是鬼君初期境界的鬼物,自然显得犀利之极,

容清主持的玄音化血阵,就是一名鬼君顶峰修士落入其中都能被灭杀,区区些许阴魂,自然更是不在话下,

就在五座强大法宝不断开合灭杀那些阴魂之时,容清等人自然也不会闲看,纷纷祭出各自手段,将那些阴魂不断擒拿并禁锢之后收入怀中,

阴魂,虽然是沒有灵智之物,但其内所蕴含的庞大魂力,对于修炼鬼道功法的众人,无疑是大补之物,

冰儿自从开始服食幽邃草之后,便一直就在闭关,虽然此时算來,已然超过了十年之数,但她一直在神机府中的一处洞室之中静修,

对于冰儿,秦凤鸣当然不会担心什么,她乃是太岁幼魂之体,自身修炼无论是功法还是秘术,都不用他人操心,自然有其传承印记提供,

对于太岁,秦凤鸣其实也未知晓太清楚,

因为下位界面之中,有关太岁的介绍太少,要想弄明有关太岁之事,也只有上界之中才有详细介绍,

随着众人同时出手,几乎也仅是盏茶时间而已,原先的三四千鬼帅境界以上的阴魂,便被消灭了大半之多,

被秦凤鸣亲手擒拿的鬼君境界的阴魂,就有两三百具之数,

此一番出手,其可谓毫不吝惜体内法力,短短盏茶时间,他便服食了三滴灵液,以他法力之磅礴,消耗都如此之巨,如是其他修士,可能都不知损耗完多少次自身法力了,

随着时间过去,站立远处的白姓老者终是发现了什么不妥,

双目微眯,眉头不由皱起,按理而论,那人界小辈应该早已法力耗光,束手待毙了,但过去了如此久时间,对方那粘稠浓密的阴雾依旧汹涌澎湃不止,不仅沒有丝毫减弱,反而面积比刚才更大了不小,

“啊,不好,那小辈定然有可以急速恢复自身法力的灵丹,且有手段能够克制老夫此一秘术,小辈真是可恶,”

老者活了千年有余,虽然仅过去盏茶时间,但还是心中一动,已然感应到了异样存在,

双目一凝,老者当是不再迟疑,双手连续挥动,顿时两件法宝激射而出,在空中一展,光芒四射之下,两件闪现耀眼霞光的宝物便出现在了空中,

此两件法宝,样子异于常物,一件是闪现这青黑光芒的巨大狼爪之物;另外一件是一面闪现七彩霞光的璀璨铜镜,

此两件法宝刚一现身,空中顿时一股庞大威能显露而出,

仅看这两件宝物所散发出的强大威能,就知晓不是凡品,

此时秦凤鸣身周,依旧被众多阴魂鬼物所包裹,虽然此时阴魂数量已然骤减的还剩千数之多,这些阴魂,修为都在鬼帅境界以上,如换作其中化婴中期修士,就是被灭杀数次也毫不为过,

两件庞大威能法宝的显露,阴雾中的秦凤鸣自然第一时间便已发觉,

能够让一名鬼君顶峰修士祭出的法宝,不由的不让秦凤鸣谨慎对待,

手指点出,空中悬浮的数尺大铜镜陡然光芒大放,一股磅礴气息刹那而出,一道足有丈许之大的七彩光芒陡然自铜镜之中喷薄而出,化作一道无坚不摧的璀璨光柱,向着浓稠无比的阴雾激射而去,

“刺啦,~~”一阵裂人心脾的声响在璀璨光柱触碰在浓稠阴雾之上时骤然响起,

让秦凤鸣心中无比震惊的是,鬼噬阴雾竟然刚刚一接触,便如同烟云遇到飓风一般,璀璨霞光所过之处,阴雾纷纷向着两侧蜂拥而避,好像对那霞光忌惮无比,畏惧非常,

见此处,秦凤鸣也不由双目为之一眯,神念急速发出,五座法阵几乎同时消失不见,接着其手急速点出,身外的浓重阴雾急剧缩小,几乎仅是眨眼之间,两三百丈之巨的阴雾便缩小到了仅有十数丈之大小,

噬魂兽一个盘旋,重新沒入噬魂幡,消失不见了踪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