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渺茫的希望

“哈哈,”殷理冷笑着,“就凭你吗?当初要不是我手下留情,哪有你的今天?”

他的话把我给说蒙了,在我的印象里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殷理的手掌一伸,一团冥水脱手而出向着这边飞了过来。

普通的符篆和兵器对冥水根本就不起作用,必须要用羊血藻之类的东西才能克制住它们,可是我们现在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小贾一闪身上前去想要挡住那团冥水,而殷理则飞身迎了过去,两个人又打在了一起。

我的手里握着棺材钉,把自己的手指刺破,血液粘在棺材钉上,当初用这个办法能制住小滴的冥水。

而飞过来的冥水足有足球大小,我也不清楚,棺材钉对它有没有用。

我把所有的力气集中在手臂上,棺材钉倏然刺了出去。

随着“噗”的一声闷响,棺材钉有一小半刺进了水球里面,水球跟沸腾了似的,剧烈的摇晃着,看模样似乎要崩溃了。

水球向后飞射而去从棺材钉上挣脱出来,它飘在空中,因为忌惮棺材钉,不敢过于靠近我们。

我的血液能够克制冥水,我的心里多少有了些底。

每当冥水靠近过来,我都会把它逼退,而老赵的鞭子则会趁机挥过来,虽然伤害不大,不过也能使得冥水在空中震颤一会。

小贾被殷理逼得落在地上,他的脚边满是黑色的冥水,他的身体明显瘦了一圈,看来他要支持不下去了。

“跟我们作对的人只有死路一条,今天我就收了你!”

殷理的眼神很可怕,手凭空增大了好几圈,凌空向着小贾抓了过去。

小贾苦笑着,“杀了我们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到时候你们的下场还不是跟我们一样,会再次被关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把你们的力量给我们,到时候我们会帮你完成愿望的!”

殷理冷笑着,手臂距离小贾的头已经不足一米远了。

小贾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已经没有办法躲避。

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贾死掉,我拿定主意,把冥水团逼开之后冲到小贾的身前,棺材钉刺向对方的手掌。

殷理的脸色一变,“别以为我不敢杀你,顶多我们再找一个代替你就是了!”

他话虽然这么说,可是还是很忌惮棺材钉,手掌缩了回去。

“你是那个人?”小贾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喜色,“难怪他当初吩咐我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你!”

我不明白他们话里的意思,不过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同伴!

“这么说来,你的身体里也有冥水了?”

应该是有吧,因为听老于说,当初我是他们用冥水实验出来的产物,要说震慑作用,小东西的能力会更强一些,不过它现在还没有办法出来。

听到我的解释,小贾忽的抬头看着殷理,

”我们还用动手吗?他体内的可是你掌控的那种冥水,如果我们联手,结果会如何,不用我说吧?“

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贾,殷理咬牙切齿的说,

”小贾你别得意,你不可能永远呆在他的身边,我迟早有一天会拿走你的冥水的!“

小贾冷冷的瞪着对方并没有说话。

我不知道怎么跟小贾联手,或许他只是用这种办法吓跑殷理吧。

殷理看了我一眼,用一种很阴冷的口气说,“你要好好的活着,我们之间的争斗跟你没关系,你得完成你得任务,因为我们众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

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我不知道他所说的希望是什么,我现在做的只是救自己的命,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殷理看了大胆和老赵一眼,之后一招手,水团飞了回去,他一转身迈着大步离开了。

小贾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差点瘫倒在地上,身体软软的靠在山崖上。

他的身体跟普通人不一样,伤口能够自动愈合,只是要恢复元气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们扶着走了很远,才找个地方停住脚步。

小贾说,当初感觉到殷理在跟着他,因为怕连累大伙,这才单独行动的,当他看到大圣天的黑衣人伺机偷袭的时候才在半路出手。

我问他,山洞口的那些人都是他杀死的吗?

小贾摇摇头说,他只是通知了老赵要多加小心,那个时候那些人已经死掉了。

我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道身影来,原来在林子里跟老赵说话的是小贾,难怪我会觉得身影很熟悉。

我问小贾,他们所说的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在哪里?

听到我的话,小贾的眼里浮现出一丝浓浓的惧意,虽然我跟他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我知道小贾是一个就算是掉了脑袋也不会眨一下眼的狠人物,没想到他居然会害怕。

“我和众人都被关在那个地方,逃出来的时间也不长,敌人还在一直搜捕我们,可是没想到的是,我们内部倒是打得你死我活的,真是惭愧,至于那个地方在哪里还是不要提了!”

既然他不想说,我也不好多问。

小贾说,他们共有五个头目,每人掌控着一种颜色的冥水,而其中以殷理掌控的无色的冥水最厉害,只有其他两种冥水掌控者联手才会打败他。

我这才明白,小贾问我身体里是否有冥水的原因,其实我的身体里根本就没有冥水,只是我的血液能够克制冥水而已。

或许这也是殷理离开的原因,他也知道我的身世,我的实力很弱,自保都成问题,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对我寄托了这么大的希望。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似乎看透了我的想法,小贾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不要气馁,你一定能行的。”

小贾说,他们的体质非常特殊,所以才能够控制冥水,而当一个控制冥水者被另外一个人打败的时候,另一个人则可以控制两种冥水,那实力才是最强横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贾无限神往的望着远处。

我问他,幽冥会里现在有能控制两种冥水的人吗?

小贾摇摇头说,没有。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既然每人只能控制一种冥水,而殷理控制的是无色的冥水,那么项阳控制的是什么颜色的冥水?

我亲眼所见,当初害死乡亲的是这种无色的冥水,难道那件事跟项阳没有关系?

他曾经说过,眼见的不一定是真的,或许指的就是这件事。

小贾说,项阳刚脱困不久就失踪了,具体去了哪里他也不清楚,不过听说项阳控制的是一种金色的冥水,那种冥水力量也很强,只是在无色的冥水之下。

“原来我们真的冤枉了他,可是老于那么精明的人,应该不会不知道的,他为什么一定要不惜代价的把项阳给困住?”

我总觉得其中一定有些我不知道的原因,只是老于并不在跟前,想要知道答案,恐怕并不容易。

看到我坐在那里出神,小贾告诉我,那天我被他们制服的时候看到的老于也是他假扮的。

他这么做是为了迷惑桑娘子,不过最后所起的作用并不大。

看小贾这么虚弱的样子,我真的有些不好意思再跟他要冥水,不过为了小东西,我还是跟他提了一下。

没想到,小贾非常大方的把伤口划开,几滴冥水在他的掌心滚动着,

“只要你用得到,再多都没有问题。”

我忙不迭的把冥水收起来。

小贾跟大伙说,他故意在很远的地方留下了的痕迹,大圣天的人一定都在往那边赶,这里暂时是安全的,我们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自从出发开始,我们就被对方追得马不停蹄的,终于可以歇歇了。

大伙在山里找到一间不大的茅屋,很可能是进山采药的人留下的,不过足够我们休息用了。

老赵和小贾说要到山里去弄些猎物来,我们这些天吃的都是干粮,嘴里的味觉都快要消失了。

我跟大胆收集一些干柴,不一会茅屋的门口就被堆满了。

看老赵和小贾没有回来,大胆跟我说,“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为什么敌人会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的?恐怕我们中有对方的人。”

其实我也有过这种想法,不过老赵,大胆以及小贾都是出生入死信得过的人,难道还有一个隐形人混在我们中间?

不过这种想法有些靠不住。

见我没有说话,大胆又低声说,“我看老赵有些不对头,当初跟老于在一起的时候,他就神神秘秘的,这次又主动找了来,还不说是谁安排他来的。你就不觉得可疑吗?”

说实话,我不想怀疑任何人,可是大胆说得也很有道理,因为有些事情我们确实解释不清。

我答应大胆以后会多留意一些,不过让他沉住气,别打草惊蛇不管是不是老赵,一旦事情摆在明面上,大伙之间难免会有隔阂。

正在说话的时候,老赵和小贾已经从林子里走了出来,他们每人身后都背着一只山羊,有了好吃的,他们的嘴角都带着笑。

他们把猎物收拾干净了,然后支起火堆来把猎物放在上面烤。

眼看着油滴噼里啪啦的从上面落下来,掉在火堆上,溅起一个个的火花,小贾破天荒的跟大伙聊起天来。

他说,他们被困在那里的时候,每天只能用水当饭吃,所以他们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逃出去,把同伴都解救出来。

可是等他们几个实力最强的出来之后,还没来得及救同伴,就发生了内讧,结果同伴没就成,还在被敌人追杀。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神色有些暗淡,我总觉得小贾他们跟天残地缺五口铜棺有着很大的关系,就问了他一下。

小贾说,那五口棺材就是用来压制他们的,或许有人不小心动了其中的一口,给了他们一点机会,他们才趁机逃了出来。

我想到水潭下面的那口铜棺,照他所说,动棺材的应该不是项阳和殷理,因为他们是在棺材被动过之后才逃出来的。

我更加不解的是,上次回村的时候,那口铜棺被捞了上来,不知道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因为我见过,那么粗的锁链不是一般人能弄得开的。

不解的事情越想越多,我也懒得去想,就跟大伙撕扯着烤羊身上的肉。

不一会就吃的差不多了,大胆和老赵他们在东一句西一句的闲扯。

大胆很能装,虽然怀疑老赵,却表面上装的跟没事人似的,这一点我都很佩服他。

我正在低头啃羊腿,忽然听到一声尖利的叫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