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葬礼上的试验

“你好,请问你是小文爸爸吗?”有人在背后叫他,他一回头就看见一个漂亮女孩站在身后,穿着绿色花边淑女裙,手上挎着一个小包,眼睛亮晶晶的,满脸微笑。

“你是……”他不认识她,但又有点面熟。

“我是莫中玉的女儿莫兰。”她笑着说。

原来这就是莫中玉老头一直挂在嘴边的掌上明珠啊,果然长得娇滴滴的惹人爱。他禁不住又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觉得她像只鲜嫩的桃子,恨不得想上去咬一口。

“有事吗?”他和蔼可亲地问道。

“骆叔叔,我们一起喝杯茶吧。我请客。顺便我也想看看你的货色。”她的目光朝他的袖口里一扫。原来她是想买货啊,这个丫头可真有意思,她跟白至中又不熟,干吗要买这个?难道她是买给别人的?反正不管谁死,生意还是照做。再想一想,他此生可曾拒绝过美女的邀请?没有过。

于是他爽快地答道:“好吧,小姑娘,你说上哪儿喝茶?”

“我们就去那边吧。”她指了指礼堂后面的一个休息室。

那是火葬场为举办仪式的客人提供的一个收费茶餐厅,名为天使茶室。他一直觉得这名字取得太不吉利,好像每个喝完茶的客人都会立时三刻被天使接上天似的,幸亏他不是个迷信的人,其实做这生意的人也不可能迷信,不然还怎么混呢?

他们进茶室的时候里面已经稀稀落落地坐着几个客人。令他颇感意外的是,他的女儿骆小文也在那里。她好像在等他们。

“爸,你来啦。”小文看到他总是很热情,终究是自己的女儿,从来不嫌他穷也不嫌他没用,跟那个贱女人白丽莎完全不同。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问她,心里觉得有点奇怪。

“莫兰约我来的,我本来就不喜欢参加什么葬礼,再说正云哥今天也没来,他出差了。我一个人坐在那里就更没意思了。”小文掏出一面镜子照起脸上的雀斑来。他每次看见女儿小文,都觉得有些遗憾,因为她长得不像白丽莎更像他,这对女孩来说可真是个灾难。虽然他不愿意承认女儿不漂亮,但现在她坐在莫兰对面,还是显得皮肤黑了点,头发长了点,眼睛小了点,鼻子又塌了点,总之,就是逊色了五分。

但是,莫兰为什么要约小文来茶室?他的心里掠过一丝不安。

“小姑娘,你怎么不去参加葬礼?”他试探地问莫兰。

“我跟白至中叔叔不是很熟。”她眨了眨她的的漂亮眼睛,道,“再说,我觉得对白至中叔叔最好的悼念方式不是参加他的葬礼,而是抓住杀害他的凶手。”

这句话让他的心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他情不自禁地多看了她一眼,想分辨出她这句话里的真实意思,但是她却迫不及待地盯着他的袖子看:“骆叔叔,快给我看看你的货吧。”

看来是多心了,她的确是来买货的。

他撩起袖子,露出左手臂上一排金光灿灿的小花圈。那是他在推销的一种高价小花圈。它是专门为那些想在家里长期供奉死者的家庭准备的小型花圈,模样类似花环手镯,但做工相当精致,整个花圈由25朵小梅花构成,每朵梅花的花瓣的边缘都镀了金丝,***则由小玳瑁石组成。由于它精致美观,又相当独特,所以售价也较高,但骆平自6年前开始推销这种小型花圈以来,一直生意不错。他从手腕上拉下一个花圈来递到她面前。

“啊,好美啊。”莫兰赞叹道。

骆平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赞扬花圈的,不禁嘿嘿笑起来,觉得莫兰这丫头很有意思。

“多少钱啊。骆叔叔。”

“给人家是3000,给你,就打个八折好了,2400。”骆平一边说,一边欣赏着她的粉嫩脸蛋,他向来喜欢皮肤白,大眼睛的年轻女人,她让他想起了另一个年轻女孩,直到现在,每次想到自己撩起她的裙子,强行突破她娇嫩的身体时,他都会激动地双腿打颤,这是多年来,他唯一一次在跟白丽莎的交锋中取得胜利。他知道摧毁了这个女孩,就等于是摧毁了白丽莎。但那毕竟是6年前的事了,现在的他就算对莫兰小丫头有那意思,也可能会力不从心了,想到这里,他不禁在心里深深叹了口气。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