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旧日的过失

郑冰接到莫兰的电话,虽然很不情愿,但最终还是同意赴约了。

她现在牵挂的是两件事,第一件是哥哥郑恒松的状况,她昨天打了一晚上的电话想找到他,但都没联络上他,后来她半夜驾车去他的寓所,也是大门紧闭,怎么按门铃都没人来开,她又没有他家的钥匙,所以只好无功而返。虽然她知道哥哥郑恒松不是个冲动的人,但是人在遭遇重大打击的时候,难保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她现在最怕的是他单枪匹马去找对方寻仇,这种事他以前也干过,他曾经就一个人深入虎穴救出了他的一个下属,他可千万不要以为这次也跟上次一样可以乱来,这次的黑帮势力非常庞大。郑冰每次想到哥哥可能遇险就心急如焚,做什么都没心思了。

第二件让郑冰忧心的事是高竞。她为他感到焦虑。因为他不理她,她越发渴望得到他,原来只有一分,现在却增加到了五分,她现在确确实实地明白了自己对他的感情,她觉得自己真的很爱他。可惜他不爱她,也不喜欢她,甚至连看她一眼都不情愿。郑冰为此感到非常痛苦,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败给了那个有过一次婚史的小女人。她也照过镜子,觉得自己长得并不差,心地纯正善良,更重要的是,她对人对事向来都很公平,也从来没有乱七八糟的绯闻,难道高竞需要的不就是像她这样一个人品端正,跟他在事业上有共同追求的女人吗?可是,她转念想想,男人恐怕都会被狐狸精迷惑的吧。她为高竞的有眼无珠感到悲哀,也为自己的凄凉境地感到悲哀。

她昨天又打电话给他了,他没有接。

莫兰跟她约好在一家咖啡馆见面,她有些抵触。其实莫兰给她的资料,她只是粗略地翻了一下,她并不相信莫兰约她出来真的是想谈什么案子,莫兰这样的女人懂什么案子?这只是个借口罢了,她无非只是想谈高竞,想让我离高竞远点。郑冰打定主意,今天如果莫兰说话不三不四,她一定不客气。

郑冰到咖啡馆的时候,莫兰还没有到。她等了10分钟,莫兰才姗姗来迟。

“嗨。不好意思,来晚了。”莫兰一来跟她道歉,假装没看见她在朝她瞪眼睛,这女人的涵养功夫真好,郑冰想。

“你找我来到底什么事?”郑冰冲口问道。

莫兰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笑眯眯地招手叫来服务员,要了一杯冰橘子茶。

郑冰刚想催促,莫兰却忽然开口了。

“你哥最近身体怎么样?”她问道。

她本来不想回答,但现在哥哥郑恒松的事是她最关心的事,所以她克制了好一会儿,也没克制住自己的说话欲望。

“上次我去的时候,他情况不好,他说自己手抖,吃点豆腐,吃得身上都是的。”郑冰想到哥哥床单上的豆腐末就又恼火又心疼,她得出的结论是,男人再帅再聪明,生病的时候都像个弱智儿。

“他的肝功能指标下来了吗?”莫兰又问道。

“正常,原来只是脂肪肝而已。”这是郑冰这几天来唯一高兴的事。

郑冰觉得莫兰似乎松了口气,看来她挺关心我哥的。

“我听说,他的一个兄弟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死了,你知道这件事吗?”莫兰小心翼翼地问道,她的冰橘子茶正好送了上来。

“我当然知道,那个人我也是认识,跟我哥出生入死好多年了,我哥一定难过死了。”郑冰痛心地说。死去的那个人比哥哥小3岁,家里还有一个生病的妻子,和一个上小学的女儿,真不知道她们将来的日子怎么过,想到这些,郑冰就感到一阵揪心的难过。

“我打过你哥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他的手机是不是坏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