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信的启示

晚上7点半,高竞和莫兰一起来到跟梁永胜相约的咖啡馆,梁永胜已经先到了,他跟往日一样,穿着笔挺的名牌西装,打着深蓝色领带,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身上飘散着一股古龙香水的味道。

“你们来啦。”梁永胜站起来跟高竞握了握手,高竞本能地注意到梁永胜的目光朝莫兰扫去,露出几分惊讶。

他连忙解释道:“我觉得莫兰应该来。”

“欢迎我吗?”莫兰朝梁永胜一笑。

“随便。”梁永胜也朝她一笑,眼中的光芒一亮又暗沉下去,他礼貌地坐下了,并没有跟她握手,这让高竞略微松了口气,他不希望莫兰跟这个明显还爱着她的前夫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当然如果能连话也不说,彻底绝交就最好不过了,但是他不敢提出来,他怕她觉得他没有风度。

“你们想喝点什么?”梁永胜看看他,又看看莫兰。虽然只是一瞥,但他总觉得梁永胜看莫兰的时间是看他的三倍。想当年,他们三人也曾坐在一起过,不过当时莫兰坐在梁永胜身边,梁永胜总是当着他的面亲她的脸,这曾让他倍受打击,不过风水轮流转,现在终于轮到他有机会报复梁永胜了,但是他是不会以牙还牙的,一方面是因为他不好意思,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不忍心。

“我要一杯冰橘子茶,你呢?”莫兰回头问他。

“我跟你一样吧。”眼下,他对喝什么一点兴趣都没有,现在他只想快点知道梁永胜为什么要跟高洁离婚。

所以他们刚刚快点好饮料,他马上就迫不及待地切入了正题。

“昨天高洁给我打电话说,你向她提出了离婚。”他正视梁永胜,希望对方能给他一个明确的解释。

“是的。”梁永胜不动声色地说。

“为什么?”他皱起眉头问道,口气中?着挑衅。

梁永胜朝他温和地笑了下。

“我向她提出离婚的原因是有两条,一我不能容忍欺骗,二,我不爱她。”梁永胜说到这儿,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莫兰,这一眼让高竞看得火冒三丈。他觉得梁永胜好像正当着他的面在用目光抚摸她。

“你说高洁欺骗你了?!拿出证据!”他恼火地把问题轰向梁永胜。

梁永胜看着他,很冷静地回答道:“孩子没有了,她一直骗我孩子还在。”

高竞浑身一震,真的让莫兰猜到了。

他禁不住回头去看她,她也正好看着他,他们快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又一齐把目光对准梁永胜。

“你说清楚点好不好?”还是由高竞发问,他的口气稍微缓和了一点。

梁永胜喝了一口咖啡,慢悠悠地说:“一个半月前,我曾经去过一次新疆,我记得当时我曾经打电话跟你说过。”

“是的,你跟我说过,你说你要去两个星期,要我抽空照应一下高洁。”高竞还清楚地记得这件事,但当时他正在紧张地侦破一件凶杀案,也没有时间去她家,他只好每天给她打个电话问候一下。难道是这段时间出问题了?猛然,一个可怕的念头从他的脑际一飞而过,难道高洁在这段时间跟别的男人……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不敢想下去了,急切地问道,“你不在的这两个星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注意到莫兰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睛中满是关切。

“她跟她新认识的网友到郊区去玩,结果摔了一跤,孩子掉了。”梁永胜非常平静地说,高竞几乎从中听不出任何情绪。

新认识的网友?孩子掉了?他的心又是一阵颤抖。

“你,你怎么知道她孩子掉了?”他的口气又软了一下,他现在至少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孩子肯定是没有了,梁永胜是不会没有证据乱说话的。他为高洁感到难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