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一起出发

“我的女朋友当然聪明了。”他笑道,“不过我也不笨,我知道白至中被杀的方法了。”

“是吗?他是怎么被毒死的?”她马上好奇心大增。

“你最近老是夸我的牙齿,记得吗?”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提醒道。

“嗯,是啊,你牙齿很白,这都是我的功劳,”她马上自我标榜,随即又皱皱眉,“这跟白至中的被杀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就是你老提牙齿让我想到了白至中,我想起法医报告里有一行很小的字,说他缺了个牙齿。”

“哦?”

“我想,他是把氰化钾胶囊塞在那个牙齿的空档里,然后到适当的时候吞下,有很多人吃药都不用开水送,就这么吞下去的。”他做了一个吞药的动作。

“你是说,白至中有在规定时间服药的习惯,那天他正好参加葬礼,怕误了吃药时间,就把药塞在牙缝里,等到时间一到就服下?”

“只能是这样,我调查过了,大家都证实在他念悼词的时候,他的确没吃过东西,你不是也这么说?所以如果他要服药,那颗药肯定就已经被放在他嘴里了。”

“塞在牙齿里未必塞得住,但是塞在腮帮子里就完全没问题了,他人胖看不出来。”莫兰一边思考一边分析。

“对,也有可能,总之氰化钾已经在他嘴里了,因为是胶囊所以没那么快发生作用。”他说到这儿,拍了拍她的肩,“我想是有人把他的药换了。”

“会是谁?”

他摇了摇头:“我现在还不知道,还得查。”

“嗯,高竞,你工作真辛苦。”她踮起脚跟,亲了亲他的脸。

“那你就不应该随便耍我,这样我很伤心,知道吗?”他不满地白了她一眼,还有点为刚刚的事生气。

“说好只是排练嘛,你别生气了,我还请你吃了菜饭和骨头汤呢。”她笑嘻嘻地注视着他,眼睛明亮,她有时候也喜欢看他生气的样子,觉得像个赌气的小孩子。

“莫兰,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今天本来就不高兴,你怎么能让我空欢喜呢,你是我的女朋友,你对我有责任……”他说着便咧开嘴呵呵笑起来,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像刚刚扮演的色狼先生。

“爱我吗?”她伸出双臂勾住他的脖子问道。

“嗯,嗯,嗯。”他一边回答,一边把头扎在她怀里,嚷道,“我现在就爱你,现在!我要证明我的爱!”

“呀,我刚刚好像听到开门声,大概是我爸妈回来了。”她忽然睁大眼睛说。

“真的?”他立刻惊慌失措地直起身子,但看她的表情,他马上明白她在说谎了,他生气地推开她,“算了,不爱我拉倒,我找冷杉去,她喜欢我……”

“说说她是怎么喜欢你的,说。”莫兰没好气地说。

“至少她不会耍我,她只是做什么不打招呼而已。她想干什么都想到了我前面。”他满脸不高兴。

“那还不如找郑冰呢,她不仅会想到你前面,干也会干在你前面。”莫兰静静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她正等着你去找她呢。”

他僵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才小声嘀咕:

“我只不过说说而已嘛。”

几分钟后,莫兰把他送到了楼下。

“爱我就要尊重我,不要以为说爱我,就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知道吗?”她甜蜜地亲了一下他的脸作为补偿。

“我知道了。”他点了点头,心情有些沮丧。

莫兰是下午两点左右到达白小梅家的,如她所料,郑冰已经先她一步赶到了那里。院门没关,她径直走了进去,看见两人在说话,但很明显,话进行得并不顺利,白小梅坐在八仙桌前低着头打毛钱,连眼皮也不抬一下,郑冰则自顾自拿着本记事本在那里一边问一边写。莫兰忽然记起来,郑冰应该认识白小梅,当年就是她接手的朱倩自杀案,她肯定也来调查过朱倩的家属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