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回忆往事

郑恒松很准时,莫兰跟他约在7点半见面的,他几乎是掐着秒表进了咖啡馆。

“你好。”他朝莫兰笑了笑,便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莫兰发现他今天穿了一件阿玛尼的黑色紧身t恤,精神极了,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咖啡馆灯光太暗的缘故,他看上去气色不好,有些憔悴,这让莫兰想起了下午表姐的描述,她想,被深吻过后又被无情拒绝的男人大概就应该是这副德性吧。

“你好。今天中午谢谢你。”莫兰微笑着对他说。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郑恒松温和地说,好像下午的约会非常成功,他扬手叫了一杯热奶咖。

“不用谢。”莫兰很想跟他谈谈表姐乔纳回家后的反常情绪,但是想了想后,决定先把儿女私情放在后面,她眼下最关心的是深水虾姐夫跟朱倩的事,于是她说,“其实,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想打听一些事。”

“什么事?”郑恒松挺好奇。

莫兰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就是关于你跟朱倩的事。”

郑恒松抬眼望着她,好像在揣测想知道这段往事的究竟是她还是乔纳,但是他没有问,稍稍考虑了几秒钟后,微微点了点头。

“好吧,你问,看我是否能回答你。”他慎重地说。

莫兰觉得,对付郑恒松这样的人,最好不要绕弯子。

“朱倩那时候是不是很喜欢你?”她开门见山地问道。

郑恒松略微皱了皱眉头,略作停顿才回答。

“可以这么说。”他道。

“她是怎么表现的?通常女孩子喜欢一个人总会有所表示。”莫兰想,郑恒松现在一定觉得她是个超级无聊的女人。这倒没关系,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

“她写信给我。”他面无表情地说。

“你是说情书?”

“可以这么说。”

“现在还在吗?”莫兰很想看情书,她想看看朱倩写的跟齐海波写的有什么差别。不过,她发现最近她都快被这案子涌出来的情书淹没了,她预计这案子结束后,她大概能写一本关于情书的专业教材。

“不在了。我后来扔掉了。”他冷淡地说。

“她给你写过几封信?”莫兰觉得这可以衡量两人交往了多久,交往得有多深。如果两人感情很深,不是相隔两地,同时又没有什么其它问题的话,应该不用写情书,毕竟这是通讯科技发达的21世纪。所以情书越多,从某种程度上只能说明,两人更疏远,或是有见面无法直接说出口的话,比如求爱、解释、道歉和分手。

“只有一封。”郑恒松的眼神变得忧郁起来。很好,莫兰想,只有一封。

“是什么时候写的?”没有情书原文,从情书的时间点也可以作一些判断,莫兰认为,如果情书是在交往之前写的,那多半是求爱,如果是交往尾声写的,通常就是分手。

“是那次行动之后的一个星期,我想你表姐已经告诉过你那次行动的事了。”他看着她说。莫兰知道他说这句话的重点在后面,他是想判断,乔纳是不是这次谈话的幕后主使,而莫兰注意的是他的前半句。也就是说,朱倩的情书应该是在两人交往之前写的,所以应该是一封求爱信,

“她在信里对你表露了爱慕之情?是吗?”莫兰直接预设。

“她写的很含蓄,但我想应该就是这意思。我有些意外。”他不易觉察地皱了皱眉。

“她怎么说的?”

“她约我出去,说她有话要说。”

“你后来去见她了吗?”莫兰进一步问他。

郑恒松笑了笑,好像在劝说自己原谅她的鲁莽和不应该有的好奇心。

“她约我在市中心的一个商场见面,我们在那里转了转,后来在附近的一家西餐厅吃了晚饭。”他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