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言情小说和电视剧

“高太回来啦!”乔纳在客厅里专心致志地看电视,看见莫兰进门她懒洋洋地扬手打了声招呼。

“你还没睡?”莫兰看看墙上的钟,已经快11点了。

“又去高竞那里了?他现在房子的事搞得怎么样了?”乔纳漫不经心地问道。

莫兰到沙发上坐下,她刚刚又帮高竞整理过他租的房子了,觉得那房子真破,真脏。

“房子正式属于她妹妹的了。他可能后天搬家。反正他东西不多,搬起来也容易。”

“妈的,太不爽了,这贱人还是得逞了,高竞心也太软了,简直就像个橡皮泥,别人怎么捏,他都不吭声,我实在看不下去。”乔纳气冲冲地说。

“他心肠好,不可能对他妹妹太坏,其实他心里也有气,我知道。”莫兰想到高洁就觉得心烦,不管高洁说得有多好听,最终房子改成了她一个人的名字,就已经说明了一切。她本来也想为这跟高竞再争上两句,但看见他今天表现得那么沉着冷静,她相信他已经想清楚了,所以也就不多说了。

“有气要出,有屁要放,否则人会死得很快!高竞就是不爽快!”乔纳还在为高竞的遭遇愤愤不平。

莫兰躺在沙发上伸直腿,用肩膀撞撞乔纳,“别说高竞了,说说你吧,今天松哥有没有打电话给你?”

“打了。”

“他说什么?”莫兰的兴趣马上上来了。

“他说,乔纳,你知道吗,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乔纳学着郑恒松的口吻,一本正经地说道。

“哇,好深奥。那是我们中学哲学课上的一条理论。意思就是,第二次踏入的河流已经不是第一次的那条河了,因为水已经流走了。他那意思是要告诉你,你的第二次婚姻跟第一次不可能一样。乔纳,他说话很有水平。我喜欢这样的表姐夫。”莫兰对郑恒松肃然起敬。

“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我也上过中学!”

“那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我说,我只知道人不能两天穿同一条内裤。”乔纳说

莫兰噗哧笑出来:“他肯定被你气死了。”

“根本没有,他笑得很开心,还说,你又说粗话了,乔,现在你欠我一个……”说到这儿,乔纳忽然停住了,随后她马上另起了一句话,“后来,他说他爱我,要我跟他见个面,他这种话以前一定跟别人说过一千遍了。所以我一点都不相信。”

“因为是有感而发,所以才会不知不觉说出来的,你不要老是曲解别人的意思好不好。”莫兰没好气地说,“难道要像高竞那样,认识13年后,才说出来?对了,你欠他什么了?”

乔纳假装没听到她的问题,粗声笑道:

“高竞是特殊人种,要说自我控制,谁比得了他?总之,我已经跟他说得很清楚了,我只想一个人过,我让他去找别的年轻女人去,少来纠缠我这可怜的寡妇!我还说我越来越讨厌他了。一看见他就让我恶心!”

“他怎么说?”莫兰觉得恶心这个词好像用得有点过头了。

“拿着电话半天不说话,后来我就挂了。”

“你真狠心!”莫兰想到郑恒松的遭遇,禁不住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同情心。

“我这是为他好,不想叫他浪费时间,我有什么好?再说我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

原来,对自己没自信也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一个理由。莫兰终于明白了乔纳的真实心理,她是觉得自己即使真的跟郑恒松好了,也抓不住他,她对未来没有信心,所以就选择干脆放弃了。

听了乔纳的话,莫兰马上接口道:

“乔纳,其实你长得一点都不难看,只是你自己喜欢往怪里打扮而已,如果你换个发型,穿上晚礼服,保证让大家惊艳得下巴都掉下来,还有,我爸妈上次跟我说了,如果你再婚,我妈会送你一套房子,记得吗,房价低的时候,我妈曾经买过好几套房子,接着就出国了,现在都升值得不得了。所以你结婚的时候,是个有房子有长相有正当职业,条件一级棒的风流寡妇,你一点都不比郑恒松差!他算什么,不过是个38岁的单身汉而已,而且我爸说了,他身体属于外强中干,他有什么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