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新发现

梁永胜比莫兰晚到10分钟,一见面,莫兰就发现他的气色不太好,虽然打扮得仍然干净体面,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但今天的他却眼神涣散,神情倦怠,而且也没有拿公文包。看见她,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

“亲爱的,找我什么事?”他一边说,一边招手叫来侍应,要了一杯热咖啡。

“你脸色不好,是不是最近很忙?”莫兰生怕自己突然把他拉出来吃午饭会影响他的工作。

“啊,是啊,最近有点忙。不过,不影响跟我的宝贝约会、”他叹了口气,笑着问,“怎么样?想我了?”

“别乱说话。你既然挺忙,那我开门见山了。”莫兰说,“其实我就想问问你跟齐海波是什么关系。”

“齐海波?”梁永胜有些意外,皱了皱眉问道,“怎么想起问她?”

“她死了。”莫兰平静地说。

“她死了?!”梁永胜显然十分吃惊,他瞪大眼睛呆望着莫兰,过了好一会儿才问,“什么时候?”

“就在前几天,她是被人勒死的。”莫兰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她感到自己这一趟来对了,他跟齐海波的关系的确非同寻常。

这个消息给他帶了不小的打击,她看见他闭上眼睛,把脸转向窗外的车流,仿佛在侧耳倾听什么声音,过了好久,他才转过脸,睁开眼睛轻声说:“可怜的人,我早知道,她会有这样的结局。不过,这对她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

咖啡端上来了,他的手指在洁白的咖啡杯上轻轻弹着,莫兰注意到他手指上原来戴着的那只白金结婚戒指不见了。

“永胜,你跟海波姐认识是我介绍的,对吧?”莫兰小心翼翼地问道,他空空如也的手指,让她心里有点不安。

“对,她结婚比我们早一个月,我们一起去参加了她的婚礼。”他平淡地说。

“在那之后,你们还联系过吗?”莫兰把目光从他的手指移到他的眼睛。

他注视着她,好像在跟踪她的目光轨迹。

“你到底想问什么?”他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咖啡。

“你跟她,嗯,有没有……有没有那种关系?”莫兰望着他的眼睛,吞吞吐吐地问道。

“你干吗要问这个?”

“你跟她有那种关系的对吧。听你的口气就知道了。”莫兰说。

他再度闭上眼睛,随即笑了出来。

“是啊,我跟她有过一夜情。”他换了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你怎么会想起问这个?”

“本来我也不知道。但我昨天晚上看了她写的一些信,那是警方在她抽屉里找到的,她的信里提到了你。”莫兰看出他的眼睛里掠过一丝惊讶,连忙说,“那些信不是写给你的,是写给她真正爱的人的,你可以自己看一下。”

莫兰掏出一封信推给梁永胜。

齐海波在信里这样写道:“松。为了忘记你,我曾经跟无数人共度良宵,其中不仅有我的同事,我的朋友,我的上司以及很多陌生人,其中一个还是我好朋友的丈夫,他是律师。那天我们在酒吧里偶尔碰到,聊了半小时就去了宾馆。我们整个晚上都没闲着,我不停地说话,而一向能说会道的他那天却异常沉默,他一直在听我说。我们黎明时分告别,他甚至没有回头看我一眼,他给我留了1000块钱就走了。你看,我成了个不折不扣的荡妇。但这又有什么区别,为了你,小松,我什么都愿意做。其实自从你对我置之不理,我就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我了。悔恨把我毁了。”

梁永胜默不作声地看着那段话,过了一会儿,他把信还给莫兰。

“那是一年前发生的事,那时候你已经不是我的妻子了。”他说。

“一年前?”莫兰想,那时候他不是高洁的丈夫吗?虽然她不喜欢高洁,但也不喜欢婚外一夜情的行为,所以她不由用谴责的口吻说,“那时候你也是个已婚男子,而且跟高洁结婚才半年,你这人怎么这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