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嫌疑犯

晚餐非常丰盛,高竞跟莫兰一起走出莫家的时候,还在一路打着饱嗝。他只要一想起刚刚在饭桌上莫中医跟莫兰的对话就想笑。看来,这个老父亲对女儿招待男朋友的过度热情有些吃醋了,所以整个晚上都在用话刺他,可是每次他说什么刻薄话,莫兰都挺身而出反唇相讥,最后,莫中医只好气呼呼地对女儿说:“看来我只是你爸,他是你太公。”听了这话,莫兰妈妈和乔纳都在旁边偷笑,搞得他倒是很不好意思。

“你别见怪,”可能看出了他的尴尬,莫兰的妈妈一边给他夹了块肘子,一边笑着说,“他们父女倆在家总是这么闹的。”

“谁跟我爸闹啦,是他老是欺负高竞。高竞可是客人。”莫兰理直气壮地说。

“他是客人?我看他的地位比我都高。”莫中医酸溜溜地说。

“谁叫你没他年轻,又没他帅!”

“没生你的时候我也很帅。”

莫兰和莫中医就这样一个晚上来来去去地斗着嘴,这热闹的场面让高竞好生感触,一直以来,他都希望他自己的家也有这种氛围,但自从他父亲去世后,他的家就再也没有听到过如此欢快的笑声。

“你在想什么?”走在马路上,莫兰问他。

“没什么。”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你爸做的菜的确很好吃,我吃得都站不起来了。”

“我爸对做菜这件事特别较真。我5岁时,他就让我在他旁边做他的下手了。”

“那你妈不做菜吗?”

“我妈才是标准的千金大小姐,从来不下厨房,以前我爸做菜的时候,我妈如果兴致好,就会在旁边给他念首诗。”莫兰亲热地勾着他的胳膊向前走。

“你妈真有意思。”

“有意思的是我爸,我爸后来建议我妈干脆念英文诗。我妈问为什么?我爸说,反正一样听不懂。我妈听了这话一气之下就再也不进厨房了。”莫兰笑着说,忽然眼珠一转,“你真的吃得很饱?”

“嗯。”他点了点头说,“你说晚上有好吃的,所以我午饭都没吃,特意留着肚子,结果一吃就吃过了头。”

“那你一定需要做一件事。”莫兰拉着他走进一片树荫。

“什么事?”他的心怦怦跳,不知道她要捣什么鬼。

她把他推在一棵树上,仰起头朝他咪咪笑,随后一边用两只乌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的眼睛看,一边动手解开了他的皮带,松开了一个节,又利索地帮他扣上。虽然她做得相当快,而且她的手指也没有碰到他的皮肤,但是只要看着她的眼睛,想想这个动作背后隐含的意义,他就禁不住全身热血沸腾。

“莫兰……”他低低呼唤了一声,想要抱住她。

不料她竟然一下子逃开了。

“走吧,我们不是要去看房子吗?”她笑着说。

“你过来。你怎么可以勾引完我,就不管我呢?太不人道了。”他有些生气,故意站在原地不动。

“小老虎生气啦。”莫兰格格笑着奔回来,伸出双臂勾住他的脖子,猛地往他身上一跳,他顺势接住了她,现在他们脸对着脸了。

“你真坏,根本不像属羊的。”他激动地望着她柔嫩干净的脸,真想一口把她咬在嘴里。

她笑着说:

“高竞,我给你念首诗吧。”

“那就念首英文的吧,反正听不懂。”他哈哈笑起来,笑完便一下子吻住了她。他真喜欢这感觉,像在吃棉花糖,纠纠缠缠又甜丝丝的,而且他总觉得她的皮肤里有股能让人昏昏欲睡的香甜味道,真怀疑她是否涂了某种帶有麻醉成分的护肤品,不然为什么一接触她的皮肤,他就有种想要躺下来的感觉呢。

几分钟后,他们重新走上小区的主干道,他搂着她的肩,觉得她现在就像一只柔弱的小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