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重回现场

几分钟后,莫兰和乔纳一起上了高竞的车。

“我们现在去哪儿?”莫兰问道。

“去现场。”高竞答道。

“现场?”乔纳似乎把这三个字丢入嘴里嚼了嚼,随后又吐了出来,“去哪个现场?”她没好气地问道。

莫兰从前座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表姐,她发现乔纳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当然是齐海波命案的现场。”高竞面无表情地说,他现在正两眼盯牢前方在认真地开车,莫兰猜不透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

“怎么突然想去现场?”莫兰记得他是从来不允许她这样的闲人去现场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你不想去吗?”

“我当然想去。”她觉得他的态度有点怪,每次他突然从一个撒娇的男孩变成一个成熟冷静的侦探的时候,她总是需要一两分钟才能适应。

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回头对她笑了笑。

“我想看看你能否看到我没看到的东西。”他说。

“那你一开始就该说清楚,你这样一声不吭就把我们绑架到车上,我们两个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你说是吧,乔纳。”莫兰回头问乔纳。

乔纳没有回答莫兰的问话,她今天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现在,她正是默不作声,目不转睛地盯着高竞的后脑勺,好像那里挂了张地图,她正准备找出自己所在位置,莫兰觉得乔纳今天的表现有些不寻常。

车行几分钟后,莫兰听到高竞用公事公办的口气问乔纳:

“刚刚你说的那些,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有。”乔纳冷冰冰地答道。

两人的口气都不好,听上去好像在斗气。他们在玩什么把戏?莫兰心里琢磨。

齐海波租住的公寓在霍向路29号兰风大厦的1楼。只要一看那斑驳的外墙和暗沉沉的颜色,莫兰就知道,这栋18层的老式高楼至少已经有10年历史了。

车到大厦门口时,高竞问乔纳:“你们昨天是停在什么地方?”

“就这儿。”乔纳答。

“就是这儿?”

“就这儿。”她又答了一遍。

“好,下车。”高竞一声号令,莫兰和乔纳都下了车。

随后,高竞站在车边抬眼眺望对马路,莫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发现正如乔纳所说,马路对面的确有一家便利店,现在正是营业时间,大片玻璃窗里透出的白灯光把马路边的所有东西都照亮了。便利店门口正好停着辆车。

“你说你看到的那部车是不是就停在现在那辆车的位置?”高竞指了指便利店门口的那辆车问乔纳。

乔纳歪着头盯了高竞一眼,粗声答道:“对,就那儿。”

“那你说说那部车的车牌是多少?”高竞目不转睛地盯着乔纳。

莫兰也试图看清楚对面那辆车的车牌,但她无法办到,这倒不是因为她视力不好或者便利店的灯光不够亮,而是因为站在他们现在的这个位置,那辆车的车牌正巧被一个消防栓遮住了。莫兰明白了高竞的意思,他认为乔纳说谎了。

乔纳没有回答高竞的问话,只是冷冷地瞪着他。

“请你再说说郑恒松的车牌号。”高竞又问。

莫兰也望着表姐,等待着她的回答。可是乔纳仍然没说话,但从她的脸色不难看出,她马上就要发火了。

“你在他车里是无法看到车牌的,所以除非你背出来,否则你不能跟对面的车牌作比对,也无法知道两部车的车牌相同。他的车牌是多少?”高竞不理睬乔纳的情绪,心平气和地问道。

“我不知道!”乔纳怒道。

“那么你就是说谎了。”

“妈的,你到底想怎么样?!”这下乔纳终于被激怒了,她怒目圆睁,咬牙切齿地朝高竞吼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