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转机

夜里9点,高竞步行前往郑恒松指定的酒吧――“冰河”。

这是一家坐落在市中心地带的小型酒吧,里面的装饰非常新潮,客人的打扮也很时尚,高竞一走进去,就觉得自己不太适应这里的气氛,因为大部分人都穿得亮闪闪的,脸上也洒了耀眼的金粉,他感觉自己好像正走进过一条星星河。

在一片星光闪耀中,他找到了正在吧台上跟酒保聊天的郑恒松,后者穿着一件异常扎眼时髦的红色紧身t恤,此刻正非常随意地下巴头搁在左手腕上,一边抽烟,一边跟酒保说笑,这身艳丽抢眼的打扮让高竞大吃一惊,他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简直跟白天办公室里那个斯文有礼的郑副局长完全判若两人,一开始他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了人。郑恒松正兴致勃勃地聊着天,忽然转过头来朝高竞笑了笑。

果然是他,高竞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坐。”郑恒松用眼神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一个座位,

高竞对这里的环境有些不习惯,平时若不是查案他是肯定不会来这种地方的。而他对现在的郑恒松也有些不习惯,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于是他只能不声不响地坐到郑恒松旁边,

“想喝什么?我请客。”郑恒松问他。

“随便,只要不喝醉就行。”

“你没开车来?”

“没有。”高竞这几天都不想开车,不知道什么缘故,他总想走走。

郑恒松看他一会儿,笑了笑。

“那你怎么来的?”

“我走路来的。我想走走。”高竞道,他不喜欢这里的气氛,而且他发现有个打扮时髦的女人坐到了他旁边,不住朝他看,这让他很不自在。

酒保转眼就给高竞递来一小杯酒。

酒的滋味还不坏,但高竞没什么兴趣,他现在只等着对方揭开谜底。他实在太好奇了,不知道,郑局长嘴里所说的那个他认识的女人究竟是谁。

“这酒心情不好的时候喝最好。”郑恒松看着他喝了一口酒,淡淡地说了一句。

高竞差点把酒吐出来,难道我心情差就这么明显吗?他真想去照照镜子。旁边那个女人似乎也听到了这句,好奇地盯着他看了好几秒钟。看什么看,我又不认识你,他有点恼火。这时候,他听到身边的郑恒松静静地说:

“我对你的事很关心。”

你对我的事很关心?为什么?高竞很疑惑地抬眼看着郑恒松。身边那女人又朝挨近了一些,他忍不住向前让了让。

“因为我考虑到你以后可能会成为我的亲戚。”郑恒松继续说。

“亲戚?!”高竞很吃惊。

“明说了吧。”郑恒松正视着他,“我看上了你女朋友的表姐,现在需要你帮我点忙。”

什么?!

“乔纳!”高竞大喝一声,把旁边那女人吓了一大跳,她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接着她终于狼狈地离开了。可高竞根本就没法注意她。他脑子里现在满是乔纳那耸肩抽烟的蛮横模样。真是晴天霹雳!斯文有礼,风度翩翩的深水虾松哥居然看上了粗鲁暴躁,满嘴脏话的乔纳?太叫人意外了!

“可是我女朋友只有一个表姐。”他还是不敢相信,怀疑自己听错了。

“就是她。”

高竞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有什么不对头吗?”郑恒松盯着他的眼睛,虽然脸上帶着笑,口气里却添了几分不容反驳的意味。这并不是问题,高竞明白。

“当然不是。”吃惊过后,高竞只想笑。这消息实在太劲爆,居然让他把失恋的痛苦都忘了,“我只是有点吃惊。”

高竞仔细想想,乔纳也的确不能算丑,虽然眼睛大得有点像金鱼,但五官的其它部分长得还算端正,身材也高挑,至少也有170公分,总之,只要她不说话,从外形上看,跟郑恒松还算是比较配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