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闲言碎语

莫兰一点都不喜欢施正云。因为他不仅跟他的老爸施永安长得很像,五官没什么棱角,而且说起话来更让人受不了,永远都是答非所问,吞吞吐吐,叫人着急。再说,她也向来不喜欢背着老婆偷偷摸摸的男人,更何况这男人表面看上去还比谁都老实。

今天中午,莫兰第一次看见施正云跟骆小文同时坐在一张餐桌上,就肯定这两人有暧昧关系,因为他一直在看她,而且对她殷勤得有些过分,另外席间,莫兰弯下身子去捡不慎掉在地上的筷子,还看见骆小文把脚搁在施正云的皮鞋上。

莫兰认识施正云的妻子齐海波,她不仅曾经参加过他们两人的婚礼,还曾经跟齐海波一起骑过好几次马。她真不明白热情爽朗又豁达的齐海波怎么会看上又腻味又没性格的冒牌老实人施正云。

“他们根本就不配!”骆小文说。

吃完饭后,莫兰跟骆小文在一起洗碗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提到了施正云的婚姻,没想到骆小文反应激烈。

“你为什么这么说?有什么根据?我觉得他们很相配。”莫兰故意反着说,其实她也觉得他们根本不配。施正云这猥琐男人根本配不上大方漂亮的齐海波。

“她根本不爱正云哥,她看中的就是正云哥的钱。”骆小文皱了皱鼻子,一脸不满。在她的脸上,莫兰没看出一点丧母的悲痛。

骆小文并没有继承母亲的花容玉貌,她的脸说不上漂亮还是难看,只能说是勉强看得过去。如果稍加化妆,莫兰想,也会是只艳丽的花蝴蝶,只不过,这种美是经不起推敲的。比起自然美的齐海波真的差远了。莫兰觉得,骆小文唯一比齐海波有优势的地方就是年轻。

“你怎么会知道她只爱施正云的钱?”莫兰忍不住问,心想难道建筑师很有钱吗?

“因为我看见她跟别人约会。”骆小文露出恶毒的微笑,“她一直以为瞒得很好。可惜世界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齐海波另有情人?莫兰吃了一惊。但她心里由衷地不喜欢骆小文说话的腔调,所以忍不住要帮齐海波,她真想问问骆小文,你管人家夫妻的闲事干吗?什么目的?她敢肯定,骆小文一定将自己的发现向施正云告了秘。

“那你告诉施正云了?”莫兰问。

“我不能让正云哥蒙在鼓里。”骆小文理直气壮地说。

“不过这种事可不能乱说,你怎么知道她在跟人家约会呢?”

“那个男人坐在车里,齐海波弯着身子跟他说话,他们说了一会儿,那个男人忽然从车里伸出一只手,一把将她的头搂了过去……”

“他们接吻了?”莫兰马上问。

“那倒没有。不过,我觉得比那还厉害。”骆小文说。

“快说,他们究竟怎么了?”莫兰太感兴趣了,不禁停下了手里的活。

“那个男人把她的头搂下来,盯着她看了很久,然后他那只楼着她脖子的手,慢慢地摸着她的脸,摸着她的头发,她的耳朵,摸着摸着就收了回去。随后他就开车走了。”骆小文一边说话,一边也忘了洗碗。

的确够暧昧的,莫兰想。

“不过,这也不能肯定他们有关系啊。”隔了一会儿,莫兰才说,她心里隐隐心里觉得这车里的男人肯定比施正云有型。

“哼,才怪!”骆小文白了莫兰一眼。

“而且就一次也不能说明问题吧?”莫兰没理会她,继续采用反击法。

“所以就要找出那男人才行。”骆小文说。

“你跟踪他了?”

“不,我记下了他的车牌号,最后我通过很多门路,终于查到了这男人的名字和职业。”骆小文得意洋洋地说。

“你是不是把这也告诉施正云了?”莫兰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