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手

梁永胜牵着高洁的手走进饭店大堂的时候,高竞已经到了。梁永胜远远看到他一个人坐在窗边的一张台子边抽烟,脸色凝重。也许知道要上高级饭店就餐,所以他今天穿得很体面,但无论多光鲜的打扮都掩盖不了他身上的那股颓废气质。在梁永胜的记忆里,高竞大部分时候都不快乐,他几乎没见他开朗地笑过。这也难怪,梁永胜想,以前他总是想尽办法刺激他,所以他们两人在一起时,高竞也的确笑不出来。

“嗨。哥。”高洁走上去亲热地打招呼。

“你好。”梁永胜微笑着跟高竞握了握手。

“你好。”高竞淡淡地跟他打招呼,随即把菜单递给高洁,“你点菜吧。”

“哥,那我点了。”高洁笑盈盈地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梁永胜,好像在跟他说,如果我哥哥钱帶得不够,你要帮忙。梁永胜轻轻点了点头。

“你最近好吗?听说你在休假。”梁永胜趁这当口想跟高竞寒暄几句。

“是啊,我在休假。”

“都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高竞说。

梁永胜没再问下去,他知道对方心不在焉。

梁永胜大致已经猜到高竞今天请他们吃饭的意图,他本来想告诉高洁,以便她在遭受打击之前可以有个心理准备。但他后来想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不能确定高竞是否真的会最终把那番话说出口,毕竟他们兄妹的感情非比寻常,再说有打算和真的去做还有一定的距离。所以,他决定视情况而定。

高洁很快点完了菜。

不久之后,5菜一汤就被送了上来,都是家常菜,虽然是这样,梁永胜却明白,在这个炒青菜都卖30块钱的的饭店,这并不丰盛的一桌菜至少也要500元开外。

“为什么只点了这些?”高竞问高洁,“你应该多吃点,你不是怀孕了吗?”

“我最近胃口不好。”高洁答道。

“不是跟你说,不要为我节约吗?”高竞皱起眉头,略帶不耐烦地低声吼道。

“哥,我真的胃口不好,你们两个多吃点。”高洁微笑地拉拉哥哥的手。

梁永胜看见高竞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

“好吧,随你便。”高竞压抑地说。

“哥,你今天怎么会想到要请我们吃饭?”高洁一边喝着一杯鲜榨果汁,一边问道。

“我等会儿有些话想跟你说。”高竞低声说,“我们还是先吃饭吧,等吃完了我再说。对了,你最近身体好吗?”

“我挺好的,这星期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孩子很好。”高洁笑着回身看了一眼丈夫,梁永胜也朝她笑笑,他有些可怜高洁了,她还一点都不知情。

“给孩子取名字了吗?”高竞低头吃了一会儿,才抬头问。

“还没有。”梁永胜摇了摇头。

“你刚刚说去过医院,医生怎么说?”高竞忽然又问高洁。

“哥,你怎么了?医生说我什么都好,孩子也挺健康的。”高洁笑着说。

“那就好。”高竞点了点头。

晚餐就在这有一搭没一搭的气氛中进行了一个半小时,梁永胜一直在观察高竞脸上的表情,一直在等他说话,但直到所有的菜都吃完了,高竞仍然没有开口。本来,梁永胜以为今天的绝交宴就这样结束了,他觉得这是最好的结局,毕竟,他并不希望自己怀孕的妻子遭受重创,而且也不想为了安慰她而牺牲什么,他打算宴会后找个机会跟高竞开诚布公地谈谈,他认为自己完全有能力帮高竞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他的如意算盘本来打得很好,但谁知,水果上桌后,高竞忽然开口道:“高洁,我有话跟你说。”

梁永胜的心立即往下一沉。

“要我回避吗?”他问。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