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巴大迪乌

亚拉法师已经完全确定了牛二娃的藏身位置,眼看快接近他时,牛二娃回过头来。亚拉法师将一根树枝扔了过去,他知道对方枪法准,希望借此干扰敌人的注意力。

“啪!”牛二娃一枪击碎了树枝,可是亚拉法师竟然已经冲到他身前了。牛二娃枪口向外,亚拉法师身体一折。“啪!”牛二娃一枪放空,亚拉法师的腿已到身前。他改横枪架腿,亚拉法师就势将枪踢飞。牛二娃一个后空翻,同时自腰间拔出一把匕首,落地时自左向右,凌空一挥,亚拉法师收腿。

牛二娃手握匕首,凭空点了两下,匕首发出“嗤嗤”的破空声。他心道:“这是红扁帽的近身匕首格斗技,不管你是谁,就拿你来试试它的威力吧。”话虽如此,脚下却是猛地一踢,大片的泥浆向亚拉法师飞溅。亚拉法师手臂一挡,身体倾斜,在泥浆的缝隙中看到寒光一闪,知道是匕首刺来,单手撑地,身体一转,双腿如蛟龙出海,旋转飞踢。

牛二娃眼见攻击被封死,身体微微后仰,匕首作飞刀投掷,腰间一摸,又是一把M500转轮手枪。亚拉法师知道这种武器的威力,一伸手拈住了匕首,手腕一抖回掷回去。牛二娃连枪都来不及开,就被刺中了手腕。此时两人都在后仰状态,牛二娃冷笑一声,腿一蹬,激起大片泥浆,左手捞起M500,转身就跑,还不忘回头开了一枪,不过全无准头。

亚拉法师见他逃走的方向不是吕竞男藏身的地方,也就没有追击,扭头看了看,那把M110也沉入了沼泽,不见踪影,叹息一声,返回吕竞男处。

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回到卓木强巴处,法师道:“他已经跑了,没有了狙击枪,估计暂时不敢靠近我们。”

巴桑道:“是谁?”

亚拉法师道:“全身伪装,看不出。但是,他逃走的时候,似乎有条腿不是很灵便,估计在我们来之前就受过伤,从雀母逃走的那人可能性很大。可惜了,没有抢到他的武器。”

岳阳和张立见吕竞男是被亚拉法师扶着回来的,忙问道:“教官没事吧?”“教官不要紧吧?”

吕竞男道:“没事,大意了。”她的视力和听力正逐渐恢复。

卓木强巴道:“没事就好。扎鲁受伤了。”

只见扎鲁正躺在一旁哀号着:“我不行了,我快死了。”他手臂缠着纱布,其实伤得不重,但是血流不止。

亚拉法师走过去道:“振作一点,你不会有事的。”他在伤口掀了掀,血流顿止。法师想了想,折下一根细枝,在扎鲁身上刺了几下,扎鲁的哭喊声也小了下来。可是没多久,扎鲁又道:“我的手没知觉了,我的手断了吗?”

法师拍了拍他的手臂,道:“不会有事的,如果及时找到戈巴大迪乌的话,你会和没受伤以前一样。我们走吧,不知道这附近还有没有别的敌人,而且那人随时有可能返回。”

岳阳道:“是啊,幸亏他不知道我们没有武器。”

卓木强巴道:“扎鲁,还能走吗?”

扎鲁点头道:“能。”听说戈巴大迪乌能治好自己的伤,他总算没那么害怕了。

七人继续朝加琼前进,只是不能带扎鲁使用飞索,速度要慢了许多。

牛二娃心中愤恨,边跑边想:“那个浑身是泥的人究竟是谁?我受过的那些特训好像对他不起什么作用?难道莫金那家伙敷衍我?不,是那家伙太强了!卓木强巴,这次你好运,但是我不会就这样放弃的,你给我等着!”

牛二娃回到自己居住的那片树林。却巴早已等在那里,见他回来忙道:“王帐已经过了峡口。咦,你怎么受伤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