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者

亚拉法师道:“因为像塔西法师这样的密修者,他们的身体能力与他们的佛性是成正比的,修为越高越仁和。若是碰到饿虎饥鹰,他们宁愿割肉喂食也不愿手开杀戒。其实像我,在这些大师眼里,是不具备多少佛性的。因为我们是被当作武僧来接受密修训练的,而他们,则是在寻找回归之路。”

牛二娃在林中狂奔,心中在呼喊道:“没想到,机会终于来了!哥哥,我能替你报仇了!卓木强巴,这次你必须死!”从小到大,不管打架,还是偷东西,都和哥哥一起,四处流浪。哥哥就是自己半生的依靠,兄弟两人一直在生死边缘徘徊,因此,杀了哥哥的卓木强巴,他必须死!至于他们兄弟俩做的违法的事,杀过的那些人,牛二娃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他的逻辑很简单,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生存。只要是为了生存,那么所做的一切便都是合理的!挡在他们前面的人就该死,拖他们后腿的人也该死,但是哥哥不能死!只有哥哥不能死!卓木强巴!卓木强巴……

“哇,不要那么快,不要那么快!”扎鲁死死抱着卓木强巴的腰,大声呼叫着。对于从未接触过飞索的人来说,那种急速飘荡的感觉绝不仅仅是刺激,更多的是恐惧。卓木强巴等人借助林间环境,翻腕,扬臂,就像杂技团里的高空荡秋千,从一个秋千荡向另一个。如今他们对飞索的性能都已经很熟悉了,只是苦了扎鲁,一看到那迎面飞速撞来的大树,就吓得他不敢睁开眼睛,更别说指路了。不过,在高速飘荡的过程中,岳阳依然能清晰地辨认车辙的方向。

岳阳轻轻地飘落下地,对身后的人道:“车辙在这里分成了两条印迹,我们走哪条路?”

卓木强巴等人也纷纷落地,卓木强巴对岳阳道:“查王帐的大车痕迹和多数重骑兵走的路径。”转头对扎鲁道,“这两条路通哪里?”扎鲁吓得大气都不敢喘,正兀自发愣。

岳阳勘测后道:“王帐走的左边。”

“这,这是往加琼方向的路。”扎鲁总算回过神来。

卓木强巴道:“大迪乌和你们的王会分开走吗?”

“不会,王的安全至少有一半是靠大迪乌来负责的,所有护卫加起来也不及大迪乌给王带来的保护。”扎鲁肯定道。

“但是,如果他们故意不坐王帐的大车,而改乘小车离开呢……但是,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也可能没有换车……”张立道。

巴桑骂道:“废话!”

岳阳道:“问题不在这里,关键是他们为什么要突然撤离日马加松?难道是和我们的到来有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恐怕就是郭日念青搞的鬼。又回到了那个老问题上,他为什么如此忌恨我们?到底我们哪里触犯了他的利益?”

吕竞男对卓木强巴道:“现在来不及考虑这些了,到底走哪条路?你拿定主意没有?我们不能分开来追击。”

卓木强巴望向亚拉法师,亚拉法师点头道:“嗯,我们只是来请雅加的大迪乌,如果和雅加的军队发生冲突就不好了。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到大迪乌,或许自有分晓。”

卓木强巴道:“游牧民族,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迁徙路线和势力范围,其他部族不得入侵和干涉,但是联盟的王可以制定和修改迁徙的路线和时间,如果他要修改的话,是否会派小股部队去通知其他部落呢?”

扎鲁道:“啊,对,王会派出使节团通知其他部落已修改了迁徙的时间什么的。”

卓木强巴看了看王帐留下的车辙,整齐有序,马蹄错落有致,肯定道:“去加琼!走吧,扎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