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盲症

唐敏和吕竞男一边继续为拉姆检查身体,一边和她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谈话中她们发现,这个公主久居深宫,对王宫外的事几乎一无所知,更别提对圣域以外的事情了,她只知道一些古老的传说和故事,想来也是闲在宫里无聊,听宫女们说的。当拉姆公主听说吕竞男她们是从石牢中出来的,立刻问起了扎鲁的情况。

唐敏和吕竞男很奇怪,那扎鲁不是导致公主失明的元凶么?拉姆公主摇头道:“不,扎鲁是无辜的,我相信他没有那么做,他只是想将一些优美的诗句献给我。我之所以变成这样,一定是因为父王吃了太多的蟓蜒,我是一个诅咒的背负者。”她长长的睫毛垂下眼帘,幽然道,“扎鲁一定因为我吃了不少苦。”

唐敏忍不住心道:“可怜的女孩,因为不忍心伤害任何人而坚信自己是被诅咒了吗?这样心里会好受一点吧。”

她们很容易就和公主畅谈开来。拉姆公主询问了扎鲁的情况,又反复说了一些父王年纪大了,自己因为眼睛而不能照顾,实在很是愧疚,诸如此类的话。唐敏和吕竞男则相继安慰公主,让她心里放宽。可是检查的结果却让她们感到很不安心,因为三维B超显示的结果正如唐敏所预料的那样,这位公主不仅皮下有结节,内脏器官也有。最糟糕的是,在她的颅内有一处结节,压迫着视神经,那才是导致公主视力逐渐下降的真正原因!

这样的结果,让她们无计可施。如果只是皮下结节,她们还可以冒险试一把,可是开颅手术,岂能是从未碰过手术刀的人敢轻易尝试的事情!不过这位公主倒是显得乐观开朗,与唐敏和吕竞男聊了一会儿后,反过来安慰她们两人道:“没有关系的,我的身体早就已经这样了,你们如此尽心地替我检查,我感激还来不及呢。其实,在你们没来之前,父王已经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了,雅加王国已经换了新的大迪乌,那位新的大迪乌据说比以前的却巴嘎热强十倍不止,使者已经派出去了。既然你们说这种病有可能治好,那么,我想一定会好起来的。”

“新的大迪乌?”吕竞男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拉姆公主道:“父王是数天前得到消息的。据说那位大迪乌是一个多月前从第三层平台下来的,大家都在猜测,说不定他和上戈巴族人有什么关系呢。”她微微颔首道,“所以,你们不必太为我的病情担心,至于强巴少爷的事,我会替你们恳求父王的。父王不是一个顽固的人,我想,他不会置他女儿的请求于不顾的。”

唐敏和吕竞男默默对视,目前,也只好这样了。这时,拉姆公主又道:“等我眼睛好了,一定要看看强巴少爷。他一定长得高大英俊,两位姐姐都对他如此着紧呢。”

唐敏和吕竞男都不约而同避开了对方的目光。

她们替公主检查了足有一个多小时,才走出公主的寝宫。一看到唐敏和吕竞男愁容满面地走了出来,郭日念青脸上立刻露出了热情洋溢的笑容,关切地询问道:“怎么样?有办法吗?”

唐敏为难地答道:“我们知道公主得了什么病,也知道该怎么医治,可是我们没有办法。”

听到唐敏这样的回答,郭日念青的脸上露出了又惊又怕、又喜又忧的复杂表情:“这……这算是怎么回事呢?你们知道公主的病,也知道该如何医治,但是却治不好?”

唐敏很努力地解释,才让郭日念青明白,她们没有那样的医疗器械和技术,只是有理论上的答案。郭日念青思考了一番后,对二人道:“我知道你们需要什么,请二位跟我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