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迹的雪精灵

扎鲁道:“你是说却巴嘎热大迪乌?他……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他的迪乌大罗帐一直跟随在王帐旁边。那帐篷的顶部用黑牛尾做装饰;干枯的人头竖立在上面,做帐房的顶子;用湿漉漉的人肠做拴帐房的绳子;用死人骨头插在地上,当挡帐房的橛子。使人一见,毛骨悚然。”

从房间出来,卓木强巴询问郭日念青道:“六七十年前曾发生过什么吗?”

郭日念青道:“六七十年前?哼哼,听说当时两个王国都强大起来,强大得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妄图反抗上戈巴族人,竟然出兵攻打第三层,结果全军覆没不说,还导致上戈巴族的报复,十几个部族和村落被灭杀。而其中有三个村落,是王国里唯一知道如何饲养蟓蜒的,他们被灭后,蟓蜒就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到现在,几乎快绝种了。”

卓木强巴马上将扎鲁说的那次反抗事件联系起来,看来是同一桩。他又问道:“那蟓蜒又是什么?”

郭日念青想了想道:“虫,应该说是虫蛹吧,其实我也没见过那东西是怎么用的。”

走出通道,郭日念青又复返带吕竞男和唐敏进去。卓木强巴提醒她们道:“千万别碰到墙壁,最好也别去看,特别是敏敏。”随后他跟着一名护卫来到另一处大厅。亚拉法师等人都在这里,大家正在畅谈,只是没见胡杨队长。

“胡杨队长呢?”卓木强巴问。

岳阳马上道:“哦,他被送去治疗了。胡队长的腿伤在牢房里似乎有些感染迹象。”这次在牢中,吕竞男的腿伤好了,胡杨队长的腿伤反而更重了。

安吉姆迪乌道:“放心好了,这种伤我们还是会处理得很好的。”

原来果真如吕竞男所料,当天亚拉法师逃离吊篮后,在雀母王城走了一圈,甩开了追兵,直接就回了共日拉村,并请安吉姆迪乌前来为卓木强巴他们作证,加上其他几个村的村民也到雀母来,唐敏和吕竞男她们在共日拉村治好了蛊毒患者的事也在雀母传开。这下,雀母的王赶紧让郭日念青从石牢里请出这些尊贵的客人,自然是希望他们能治好自己女儿所中的蛊毒。卓木强巴也说了他与次杰大迪乌见面的情况,张立道:“这样说来,如果我们不能治好公主的病,强巴少爷岂不是……”

安吉姆迪乌也道:“如果说是蟓蜒,的确是个麻烦的事情,听说很早以前就已经绝迹了,没想到王宫里竟然还有。”

张立好奇道:“蟓蜒究竟是什么?迪乌大人。”

岳阳恍然道:“对了,我记得亚拉法师说过,要解强巴少爷的蛊毒,需要另一种生物,说是已经绝迹了,难道就是这种叫蟓蜒的?”

亚拉法师摇头道:“不知道,我也从未见过。要是塔西法师在这里就好了,他好像曾在古籍中偶然看见过那种生物的图画。”

安吉姆迪乌道:“传说中,蟓蜒是那些夭折的孩子灵魂所化,因为还来不及报答母亲的抚育,所以他们不愿意就此离去,而是选择了六十年黑暗的沉寂,只愿换来一天能重见光明,用歌唱来表达感恩的心情。不管是蟓蜒幼虫还是成年的蟓蜒,它们身体都是白色透明的,好像玉石一样,晚上还会发出乳白色的光芒,是一种很美的小虫子!”

“啊!雪精灵!”张立轻呼了一声,想起离别前那个夜晚。这次玛吉要照看那些中蛊的病人,没有跟着前来,张立愈发地思念起来。

安吉姆迪乌道:“嗯,不错,因为它们身体雪白,也有人说那是雪花化成的精灵,过去关于蟓蜒的传说很多,大都是一些悲伤的故事。我也只是听说,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小虫子,据说它们的卵要在地下埋二十年才会孵化,幼虫也要在地底蛰伏二十年才会结蛹,蛹保存二十年才第二次变体,变体后才会钻出地面。在阳光下它们仅有一天的寿命,在这一天中它们会完成飞翔、鸣唱、交配、产卵,然后死去。在老人们口中,蟓蜒的合唱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它们的歌声会净化人们的心灵,驱散疲劳,带来喜悦。它们总是在粮食丰收的时候出现,在我们村口往东,你们经过的月亮湖,以前就是一处它们喜欢聚集的地方。以前的人们,在一年耕种、收获粮食之后,都会聚集在蟓蜒最多的地方,泡上一杯暖茶,坐在梧桐树下,乘着微风,安静地聆听蟓蜒最后的欢歌。它们总是一边歌唱,一边在空中飞舞交尾,交配完成之后,雄蟓蜒就会死去,歌声戛然而止,在余音绕梁之际,它们纷纷自空中坠落,就像雪花一般随风飘散。而雌蟓蜒则带着最后的使命,飞向它们离开地面的地方,将卵产在它们爬出来的洞穴里,六十年后的同一天,生命将再度轮回。这时候人们也怀着丰收的喜悦,沐浴着晚秋白雪,散去回家。如果当年的蟓蜒很多,来年也一定会丰收。据说,听到蟓蜒歌唱的人,一生都会得到幸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