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

接下来的三天倒是安然无事,那位郭日念青大人竟然连审问都没有做,不知道他究竟做什么去了。

第三天,郭日念青才带着一队护卫来到牢房。护卫在四间牢房前站成一排,火把将所有牢房都照得亮堂堂的。

在烛火照耀下,巴桑第一次看清了扎鲁的相貌。这个人很瘦,胡子蓬乱地遮住了大半张脸,一双眼睛深深地凹陷在眼窝里,由于长年不见阳光,肤色白皙得好像被水泡过。扎鲁身上还套了铁制的手脚镣铐,他向巴桑无奈地摊开双手,意思是我犯的过错是无法原谅的。

郭日念青扫视了一圈牢房里的人,突然喝道:“张立!”

张立正在呼呼大睡。胡杨队长看了郭日念青一眼,迎接他的是一道凶狠凌厉的目光,带着咬牙切齿的恨,好像要噬人。胡杨队长不知道张立哪里得罪了这位郭日念青大人,心想:“难道是那天张立动了铁链被发现了?这也太厉害了吧?”

郭日念青狠狠地瞪了胡杨队长两眼,点头道:“很好!很好!”又来到卓木强巴的牢门前,这次问也不问,直接对卓木强巴道,“说吧,到我们雀母来,究竟有什么目的?”

卓木强巴心道:“开始审问了么?”他答道:“因为我中了上古的大青莲之蛊,来雀母,是想找次杰大迪乌,请迪乌大人化解我身上的蛊毒。”

“嗯?”郭日念青接过护卫手中的火把,伸进木栏以便看得更清楚。果然,在卓木强巴的鼻唇沟,有淡淡的青色痕迹,只是被胡须所掩盖,不细看无法甄别。郭日念青拿走火把,思考了片刻,对护卫递了个眼神,护卫上前把锁打开。张立迷迷糊糊地注意到,护卫开锁时,先用一套奇怪的指法在锁具上敲击了数十下,从锁眼里爬出一条红色、约一指长的蜈蚣。他不由想起那天在黑暗中从自己手上爬过的可能就是这东西,心头一惊,顿时清醒过来。

护卫打开所有的牢门,郭日念青道:“都出来吧,我王要见你们。”

卓木强巴等人对望一眼,看来不像是要接受审问,多半是亚拉法师做了什么,让雀母的王改变了对他们的态度。

森苏带着卫队走在前面,郭日念青则与卓木强巴等人走在一起。没走多久,就听郭日念青在一旁道:“那个,这件事,是我们没调查清楚,希望你们,不要放在心上。”他声音很低,像是对卓木强巴说的,又像在自言自语。

卓木强巴看了看身边不及自己胸口高的郭日念青,心道:“是在道歉吗?难道亚拉法师已经证明了我们的无辜?不,仅仅是这样还不够,一定还有别的事情,否则这里的国王不会让这位大将军亲自来道歉的。”不过他是一个生性豁达的人,这几日郭日念青并没有过分为难他们,他也就算了。卓木强巴半开玩笑道:“真没想到,那天来迎接我们的竟然是雀母国的大将军,我们还真是一点儿都没看出来。深藏不露啊,郭日念青大人。”

郭日念青听了卓木强巴的语气,松了口气道:“那个扎鲁,当初应该让他说不了话才对。”

卓木强巴道:“那个扎鲁究竟犯了什么事?被关了三年!”

郭日念青道:“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他犯的,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他转了话题道,“你们的东西,待会儿就拿给你们。那些武器很不错啊,让火药在很窄的空间内燃烧,将小铁球朝着某个固定的方向推出去,以达到猛烈撞击目标的作用。冶铜和铸铁的技术都达到了这样的高度,是我们以前所没见过的。”

卓木强巴心道:“难怪这个郭日念青三天都没理会我们,原来是研究我们的武器去了。这家伙真够聪明的。”他还是惊讶道,“你怎么会知道?你们不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