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母牢狱

“嘿……为什么?”郭日念青狞笑道,“你们这些甲米人,打伤了我们的迪乌大人,还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我们等了你们好多天了,你们一个都跑不了!”他看了看亚拉法师逃走的方向,喃喃道,“没想到那个家伙才是你们中最厉害的一个,我竟然看走眼了。”

“打伤了……迪乌大人?”卓木强巴等人明白了,在他们之前,也有人来过,而且还打伤了这里的迪乌次杰大人。可是,他们的对手也不过昨天才追上他们,那么到底是谁?谁赶在他们前面打伤了迪乌次杰大人?

岳阳虽然被擒,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心叫不好:“漏算!在伞降的时候,那群人里一定出现了偏降的人。他们从上面直接下来的,就算有人飘到了我们前面也有可能,竟然没想到。”

“不要浪费时间!把你们手中的那些东西,扔在地上,别耍花招,快点!”郭日念青突然声色俱厉,那突然高亢尖锐的声音刺痛耳膜,让人心中一惊。吕竞男心道:“突然改变声音威慑敌人,心理战!是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吗?那么这个自称迪乌学徒的郭日念青,在雀母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

郭日念青根本不给他们考虑的时间,只见他伸出了手指,缓缓朝张立一指,擒着张立的几名大汉突然就将张立抬起,接着就要往吊篮下抛。“等等……”卓木强巴赶紧示意巴桑把枪扔掉。吕竞男也放下了枪,她悄悄退出弹夹,将枪摆放在一个能及时拿回的位置。这时才听卓木强巴道:“不要做那样的事。你们搞错了,我们和你们见过的人,绝不是同一伙人。请相信我们,把事情弄清楚吧。”

巴桑轻蔑地看着眼前的矮子,他深知,这个郭日念青只是想赌一把,看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就算他们不放下枪,郭日念青也不敢轻易扔掉张立。真可惜,让郭日念青赌赢了,强巴少爷无论如何也装不出一副绝情的样子。

张立悬在空中,俯瞰着平台下缘,一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

“不是同一伙人?哈哈,你们背着一样的背包,拿着一样的武器,让我们怎么相信你?”郭日念青指着地上的枪支,各自派一个人去收取。

郭日念青的这句话,令卓木强巴更加疑惑了。只有岳阳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向卓木强巴苦笑,心道:“不好意思,强巴少爷,我没有事先想到。”

“你要相信我们,我们没有任何恶意,共日拉村的村民可以作证,我们只是从这里经过,从未想过要伤害任何人。而另有一群人,他们和我们有着同样的装备,那些人才是烧杀抢掠的恶徒。”虽然不明白所以然,卓木强巴依然据实相告。

森苏将唐敏拎了回来,询问道:“现在怎么办?郭日念青大人!”

郭日念青眼珠子一转,道:“带走,分开关押。抓到那个老头儿以后再说。”

没想到,连国王和迪乌大人的面都没见到,却直接进了雀母的监狱。这里阴湿、昏暗,在岩石夹缝中不见天日,霉臭和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熏得人头昏脑胀,直欲作呕。押送他们的武士点着火把,只能照亮身前五六米,旁边黑暗中,似乎有动物发出“嗦嗦嗦”的爬行声,清水滴在石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脆响,被石洞的回声放大了。

石洞内被凿成一窟一窟的牢房,彼此间用木栏隔开。吕竞男和唐敏在最右,中间是胡杨队长和张立、岳阳和卓木强巴,最末是巴桑和另外一人。

“好好待在这里,郭日念青大人会弄清楚一切的。不要试图逃跑,如果被发现,把你们扔进蝎子洞!”守卫临走前这样交代。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