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日念青

第二天一早,在确认那些鲁莫人已经散去之后,他们离开了遗迹,继续向着雀母前进。这一次,再没有遇到成群结队的鲁莫人,就算零星有一两只,也是迅速逃窜开去。卓木强巴不由想到昨天那种怪异的感觉,难道鲁莫人真的是被什么东西驱赶着向他们发起袭击的吗?

照安吉姆迪乌所说,那处穆族遗迹在共日拉与雀母的中间位置,如此只需半天就可以抵达雀母。可是奔袭了半日之后,依然没看到雀母的影子,前方沟壑渐多,水流四溢,道路泥泞难行,不得不离开崖壁,绕到林中。这一来,在林子里绕行片刻,发现竟然迷失了方向,他们重新绑定红绳,试了好久,总算走出那迷宫一般的树林。令他们惊奇的是,在树林的另一端,竟然有三五十人整齐地列队,恭敬地等着他们!

卓木强巴等人一时愣住了,不知道是敌是友。毕竟那三五十人个个膀大腰圆,赤裸着的上身更是可以参加健美比赛。特别是看起来好像队长的那位,几乎和卓木强巴等高,但肩比卓木强巴要宽,胳膊也比卓木强巴的更粗。这些人,一看就是勇猛的武士,可是他们又恭恭敬敬地站成一排,没有武器,似乎不含敌意。

“你们是什么人?”卓木强巴上前喊话。

“哎呀,尊贵的客人,我们可算等到你们了。”答话者的声音尖尖细细,又故意放嗲,如果是女人的声音还可以理解,偏偏是男声。骤然听到这声音,就连卓木强巴这样的心理承受能力,也猛地打了个冷战。

答话的不是那些武士,而是从武士之中闪出一个人来,身高约不到一米五,大概比多吉高一点,一颗油亮的圆头就像灯泡一样,表示他的身份也是位迪乌。或许他一直站在那些武士的身前,只是和那些武士比起来身材太过矮小,以至于谁都没注意到他的存在。这个光头小矮子憨态可掬地深深哈了一下腰,继续用那令人浑身发麻、汗毛直立的声音说道:“我们可算等到你们了。你们是甲米人,对吧。”光头小矮子的目光在卓木强巴等人的服饰和背包上来回瞄,显然也不是很确定。不过他似乎很快确认了,笑容满面地抬起头来,那副亲切的样子让岳阳和张立看了很是受用,就像在五星级宾馆享受的贵宾级待遇一样。但是卓木强巴等人却对这种笑容带着深深的戒备,因为就在昨天下午,他们在一名叫马索的人脸上,曾见过相同的笑容。

“是的,我们是甲米人。你是怎么知道的?”卓木强巴道。

光头矮人继续笑道:“啊哈,我说嘛,早就听说你们要来,特别奉国王的意旨,在此恭候大驾。”那故意做作的声音充满了谄媚,带着阴阳怪气的腔调,总让人忍不住想到电影里的那些坚信自己是女人的男性。唐敏不禁暗想,难道这就是雀母的迪乌大人?这也太可怕了。卓木强巴等人则以为,是别的村民提前到了雀母,将他们的消息带了过来。唯有岳阳觉得,这名迪乌说话很含糊,既没说是什么人告诉他们的,也没说是什么时候。同时,他还注意到这名迪乌的左眼,黑眼仁已经被一团灰色的污浊所取代,他的左眼是瞎的!不过,那脸上动人的笑容足以掩饰这小小的瑕疵,如果他说话声音不那么做作,说不定岳阳还真会飘飘然起来。

小矮子拍了拍自己的光头,又叫道:“啊,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郭日念青,这位是森苏,我们宫廷卫队长。请跟我们来吧,尊贵的客人,我们的王将以最隆重的礼节欢迎你们。”

卓木强巴等人点点头,他们正是要去雀母,如今有人带路自然再好不过。吕竞男悄悄向卓木强巴和巴桑暗示,要他们保持警惕,两人不动声色地作了回应。双方略微作了介绍,郭日念青敏锐地判断出谁是这群人的头目,于是卓木强巴就成了他口中的强巴大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