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索的实力

卓木强巴看着西米跳下去的地方,心中暗惊:“这么高也敢跳!”他停下来,小心地注视着西米藏身的地方,那里还有一个人!

吕竞男、唐敏和巴桑也靠了上来,将最后那人包围起来。唐敏一句话没说,只是呆呆地看着卓木强巴。在卓木强巴冲出去的一刹那,她几乎要忍不住喊出声来,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她只感到如在梦中,那个她熟悉的身影,让她激动到想哭。巴桑则注意着跳下去的那个身影,为什么……那熟悉的感觉是?

“啪哒!”声音惊动了卓木强巴等人。卓木强巴一转身将唐敏揽住滚倒,接着才发现,有人将枪从石像后扔了出来,接着是两只高高举起的手不停发抖,一个半生不熟的声音用中文道:“别……别开枪……投……投降,投降了!”那声音,哭调中发颤。

卓木强巴放下枪口,喝道:“滚出来!”

只见马索踉踉跄跄地从藏身处走出来,两条腿像面条般发软,一条腿似乎中了弹,血水不住往外涌,没走两步就一扑在地。他又爬了两步,来到卓木强巴脚前,两只手死死抱着后脑,屁股高高撅起,全身都在发抖。“别杀我。”那声音让人听了全身起鸡皮疙瘩,马索恸哭道,“别杀我……我……我上有嗷嗷待哺的老母,下有八十岁的孩子……”

马索自己似乎也意识到这样说出来不是很通顺。本来他的声音就怪腔怪调,如今又带哭发颤,更是说不出的怪异,听得唐敏忍不住“哧”地一笑。

卓木强巴一看这个人金发碧眼,询问吕竞男道:“这人,不是狐狼的吧?”

吕竞男认识他,道:“他叫马索,应该是莫金的管家吧。”

马索勉强听明白吕竞男认识自己,又看到了求生的希望,赶紧对吕竞男笑道:“是啊,我……是被逼的……”原本他是一副痛哭的表情,如今强行将嘴角往上提,那模样变成了鼻上在哭,鼻下在笑,一张脸分作了两半。说着,又如捣蒜般朝着卓木强巴磕头不已。看他那样子,如果卓木强巴肯松口,说不定他会去舔卓木强巴的鞋面。

卓木强巴露出厌烦的表情,对身后的人道:“你们看着他,看能问出什么不,我去看看岳阳他们!”说着,根本不给马索讨好的机会,从他身旁跨了过去。马索泪眼蒙眬地看着剩下的三人,马上锁定目标,对着吕竞男又是讨好,又是表现可怜。

在半道碰到胡杨队长,胡杨队长将他们遭遇的情况一一说明,卓木强巴看到胡杨队长腿上的伤,对他道:“你先回去让敏敏帮你处理一下伤口,要不要我扶你?”胡杨队长表示不用,要带卓木强巴去寻找张立他们。卓木强巴坚持让胡杨队长回去接受治疗后,又向前冲去。

岳阳和张立在洞口金山里兴奋地爬上爬下,停下来休息时,岳阳惊愕地发现有个人被埋在金堆里,只有一双腿露在外面,时不时抖动一下,血水淌了一地,看来是活不成了。两人估摸着,是西米一伙人中有人打算在洞穴里埋伏他们,但由于爆炸产生的震动,反而将他自己埋在下面了。

两人一起发力掀开金块,岳阳辨认出,这是西米那边的雷波,他之前看过此人的资料。正想着,雷波一把拽住岳阳的裤腿,说了声:“金子!”跟着头一歪,彻底断了气。

岳阳惊魂未定地抚着自己胸口,突然又听到有人在洞口询问道:“什么人在那里?”两人又是一惊,不过马上就听出,是亚拉法师的声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