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路相逢

听到扎鲁激动的言辞,卓木强巴等人心中一惊。没错,不败的光军,怎么会被普通的军队打败!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和这些原住民严格地区分开来?为何又如此不顾情面地灭人全族?难道那支军队,已经毫无人性可言,变得丧心病狂了吗?

最后那个通报消息的人似乎也发现了地上明显的足迹,他有意将原本留下的足迹多加上数脚,或是用脚扫开,看起来像是有很多人在这里来来往往一般。

而且,在这团乱七八糟的脚印前方,原本是五个人的脚印,突然变成了只有一个人的脚印,那个跛足的。

张立道:“他们弄乱了脚印,想迷惑我们。奇怪,那些人的脚印怎么消失了?”

亚拉法师指着不远处一个石像残腿道:“那上面有两个脚印,跨度很大。”

岳阳道:“很明显,他们没有走多远,那个留守的人在这里和其他四人会合了。其中的四人和法师一样,采取在残像上跳跃前进的方法,只有那个跛足的无法跳跃,所以才走地面。要小心,敌人可能就在前面。”

不过这样一来,沿着足迹追击的难度就加大了,不知道敌人会躲在哪里。再往前四五十米,亚拉法师又一次停下,盯着前面的墙壁。一道黑色的线,从墙壁一直拉到地面,又由地面延伸至另一侧墙壁,黑线的两侧画着好像钱币一样的“¥”符号。

“这是?”岳阳轻轻问道。

“这个……”亚拉法师迟疑道,“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金刚线。黑色是定,周围的符号,指身、法、意,算了……简单说来,如果在古苯教里,这条带符号的线就如警戒线一样,代表危险,不可逾越。”

“可是……”张立看着延伸至线的另一端的脚印道,“这才走多远啊,强巴少爷他们都还没出发呢。”

岳阳道:“这条线,留在这里已经很久了吧!碳画线是保存时间最久的,可是你们看,边缘已经斑驳了。前面也没有传来惨叫什么的,我们加倍小心应该没有问题。”

亚拉法师先皱了皱眉头,随即看了看破损严重的石台和台上的石像,点头道:“跟在我后面。”四人一前三后踏过了警戒线,后面的卓木强巴四人见到他们转过弯角不见之后,也开始跟上。

过了警戒线后,空气中就弥散着一股气味,并不是什么好味道。终于,岳阳忍不住道:“这什么味道?好臭。”张立道:“好像农村里的鸡舍味道,嗯,应该是鸡粪臭。”

臭味越来越重了,但地上的脚印清晰向前,如果说敌人故弄玄虚,在这唯一的通道内,也无法脱身吧。前方亮了起来,原来是靠外的岩壁已经彻底崩坏,形成一个个巨大的落地窗,光亮直接从外面照射进来。

张立对岳阳道:“你说,他们会不会直接从这些地方跳下去?”

岳阳反问道:“你敢吗?”见张立摇头,岳阳接着道,“我想,他们也不敢。”

走了十来分钟,途中经过大小十余个整面墙都坍塌的落地天窗。亚拉法师道:“注意,有岔道。”

正前方,依旧是开着大小天窗的明亮的长廊,右手边,一条约一人高,深不见底的洞穴小巷,地下的足迹,顺着长廊向前。在洞口一瞧,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从痕迹看,似乎没有人进去过,不过不敢肯定。张立道:“要是有云爆弹就好了。”

胡杨队长道:“我们继续往前。”法师绕过岔道,顺着光亮的地方向前走,突然凝视道:“不对!前面有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