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雀母之路

这条长梯大约不下千级,斜靠着岩壁呈七十五度角往上延伸,爬到尽头之后有一处天然岩穴,但是很窄,进深三四米,长约十五米。在岩穴内已经能够俯瞰整个第二层平台的森林,同第一层平台一样,下面是一片绿色的海洋,不过不同的是,这片海更绿。

在岩穴的最里端就是两道巨大的石门,不过已经严重破损了,如今这道门就剩下插门轴的槽。在岩壁上方,不知道是人为的还是天然形成的,有无数小型的天窗,光亮斜斜地从头顶射入门内,可以看见岩窟中有无数的石像,大多形态怪异,加之残破不堪,看起来更显狰狞。

石窟内无兽,无风,唯有那支离破碎、形象诡异的石像,好似一片被诅咒过的死地,连空气都显得格外干燥。进入这里的人隐隐闻到一股血腥,他们不知道是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

这里有五个人,西米、马索、雷波、胡子和伊万,每个人都被血水洗过,头发上结满了血痂,衣衫破烂,满身伤痕,此刻正委顿不堪地东歪西倒着。他们被鲁莫人追了一夜,自己也不知道打死了多少蜥蜴才活着冲出来,事实上,直到那四个被手雷覆盖的倒霉蛋彻底消失之后,鲁莫人才停止追击的。胡子脸上被拉了条口子,血糊糊的肉翻在外,好像多了张嘴,但他还算轻伤;那头俄罗斯棕熊够勇猛,将整条手臂塞进了一头鲁莫人的嘴里,现在左手被一团布包着,只剩下一个茬儿;就连西米走路都一瘸一瘸的;雷波受伤最轻,他被鲁莫人从背后拍了一掌,若不是防弹衣,只怕连脊椎都被抓出来了。但是马索……马索看起来衣衫最烂,全身都是血迹,其实他一点儿伤都没有。别看他没什么本事,逃跑的时候比兔子还快!

看了看一地伤兵,西米盯着马索,道:“你似乎该对我们说点什么了,说吧。”

马索头皮一麻,他知道,这次遭遇到惨败,正是因为自己忘了将肖恩的事说出来。事实上,如果不是当时为了保命,他是不打算将肖恩的事告诉这群人的,但是现在已经晚了,如果自己说错一句,恐怕这群嗜血的家伙就会像那些蜥蜴一样撕裂自己,要不然就是被一脚踢到门外去,送给那些巨鸟当野餐。他尽量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反问道:“西米,你认为老板的实力如何?”

西米一愣,什么意思?难道还想用莫金来压我?但是西米知道,马索这个家伙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蠢,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抬出莫金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既然这样问,一定有原因的。于是,西米客观地答道:“他很强。我也是特种兵出身,但是和他比起来,还有很大一截差距。”

马索点点头,又道:“没错,我想你们都应该感觉得到老板的强大。但是,如果我告诉你们,老板曾经加入过一个组织……”

马索稍微停顿,看大家都露出完全如他所料想的表情,接着道:“但在那个组织里,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其余人的眼神开始变化了……

“索瑞斯也是如此。而且,老板和索瑞斯只要一听到比他们高一个等级的人物,都会吓得全身发抖……”

其余人的眼神已经从惊讶变成了不可思议……

“你说的什么玩意儿?这根本不可能!”雷波已经按捺不住了。莫金就已经比他强一大截,难道说还有人比他强无数倍?

西米制止了雷波发飙,示意他安静地听马索说下去。马索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有多少人、如何构成、叫什么名字,我一无所知,但是我知道,那个组织是确实存在的,而索瑞斯和老板共事过。不要以为他只是大学客座教授,他的实力同样是相当可怕的。而我知道的,他们那个组织里,将不同的人培养成具有不同专业知识的专家,并根据他们所属的不同专业,冠以不同的称号。好比老板,他的身手如此了得,他学的就是特种部队专业,他了解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特种部队训练方法和作战特征,对于身体搏斗和军械搏斗,老板的能力远高于普通特种部队。但是他在组织里似乎只是底层的特种兵,比他高一个等级的好像叫特种士,我曾经多次听到老板发出希望成为特种士的感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