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户之蛊

卓木强巴他们和共日拉村民一起,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一早,鲁莫人散去之后,亚拉法师、卓木强巴和巴桑三人回到了敌人的营地。

经历了一夜激烈的战斗,这里到处都是鲁莫人的残肢断臂,有几只不知名的野兽正在抢食那些尸骨,体型不大,一见到生人,都迅速跑开了。

树屋完全塌陷了,在废墟中发现了破碎的布、枪械、金属碎片。经过勘察,亚拉法师道:“当场就死了两个,不过,这里至少有三十具鲁莫人尸体。他们是朝这个方向撤离的。”法师指着第二层平台外侧的方向。

巴桑道:“他们没有多少弹药了,战争还没有结束。”根据昨天晚上他们观测的结果,西米这群人在树屋附近和鲁莫人抗衡过一段时间,后来实在是鲁莫人数量太多了,他们才强行打开一道口子,开始撤退,鲁莫人紧追不舍。

敌人是朝森林深处逃窜的,想必也是害怕平台边缘那些可怕的巨鸟吧。顺着鲁莫人的尸体一直走到岩壁附近,随后向前走了十来公里,发现了第三具残破不全的人类尸骨。他们没有继续追查下去,回到村里,将情况告诉了大家。

“太好了!”张立高兴道,“这下就不怕他们回来偷袭村子了,他们也没有这样的实力了。”

他想了想,又笑呵呵地对吕竞男道:“教官,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们应该在村子里多休息几日。”

吕竞男道:“我受了这么重的伤,你那么高兴做什么?我的伤不算什么,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敌人如今赶到我们前面去了,又没有迹象表明他们都死光了,要知道,昨天强巴拉扔的手雷爆炸范围估计只覆盖了四五名敌人。所以,我们得赶快追上他们。如果他们消灭了前面的村子,甚至打到雀母,那强巴少爷的蛊毒就没办法了。我们今天就要出发!”

张立神色一下子就黯淡下来。岳阳揶揄道:“倒是你……呵呵,月光下的翠湖旁,多么美的芦苇荡。”

张立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道:“现在,玛吉是我的妻子了。”

“哦!”岳阳道,“既成事实。”

张立道:“不,不是那样的。”直到昨天晚上他才知道,原来他接受了玛吉那朵小红花,并将它别在玛吉头上,即是承认了玛吉是自己的妻子,怪不得昨天晚上玛吉那么主动,在她看来,那是妻子应该做的事。他挠着头,说了半天才把这件事说清楚。

岳阳道:“那可是非法的哦!”

张立怒道:“你这家伙,再说,再说我揍你!”岳阳咧嘴直笑。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卓木强巴平静地询问张立。

张立很是为难。他是一定要跟大家一起行动的,这点不可动摇,但是就这么走了的话,他觉得自己好像那个传说中的负心人哦。特别是既夺走了少女的身体,又夺走了少女的心,这个和那些故事里的流浪汉不是一模一样吗?要是玛吉有了自己的孩子呢?哎呀,想得太远了。张立为难得揪住了自己的头发,他真是无颜面对玛吉啊,该怎么对玛吉说呀?

玛吉在一旁看着愁容满面的张立,心中也在想:“为什么立哥这么难过呢?为什么大家都用这种眼神看着立哥?难道他做错什么了吗?难道,是因为玛吉成为了立哥的妻子,所以大家才这样敌视立哥吗?啊,是了,他们有六个男人,他们本来是一起的,亲如兄弟,玛吉却只成为了立哥的妻子,其余的人当然不高兴了。”

“嗯,那个……”玛吉有些羞涩地起身道,“我可以,可以成为大家的妻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