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恩的信息素

“一定要给我追到他们!浑蛋!”西米十分愤怒。原本可以全歼敌人的,可是现在却让敌人全部逃了,十二个人对五个,竟然能让对方逃了,这简直就是一场大失败。不过,那些人在这么短时间里就发现了破绽,并反过来利用这个破绽让自己上当,那份缜密和机敏,的确不容小觑。

马索道:“放心吧,他们既然被羁绊在前方那个村子里,就逃不了。他们都是些仁慈的家伙,会害怕我们灭村而留下来守卫的,到时候要消灭他们还不容易吗?原本以为他们有多强,还不是一个照面就被西米老大你吓得屁滚尿流。”马索咬文嚼字,说出来的发音是“屁股像牛”。西米忍不住笑了,全然忽略了刚才战斗的时候这个家伙躲哪里去了。

敌人一左一右,就像一把钳子般分作两个方向夹击而来。前面奔逃的卓木强巴等人速度不见得比身后的追兵快,又不敢用飞索,那会成为练习靶的,时时要躲避子弹,偶尔会还击一下,但总体来说,的确处于下风。

“胡杨队长,你没事吧?”唐敏问道。

“没事。”

“可是,流血了。”

“不是我的血。”

“该怎么办?”卓木强巴一时也束手无策。还有三枚手雷、两枚闪爆、三个吸引弹,武器弹夹也还有,但是对付比己方多出一倍的敌人,显然用这些不行。突然,他摸到肖恩留给他的那个青霉素瓶子,肖恩的建议又回响在耳边:“这个,在危急的关头,或许能保命。”他取出那个瓶子,撕下一截衣服将手雷和瓶子裹上,拔掉插销,看准敌人就扔了回去。

莱夫斯基等人赶紧伏下,“轰”地尘土飞扬,不过黑夜中谁也没注意那些水滴洒了他们一身。

右边的敌人又追了上来,身后枪声不断,肖恩那个保命的瓶子似乎没发生多大作用。卓木强巴心中不由焦急起来。

这时亚拉法师道:“这样逃不掉,我去引开他们。”说着向左闪去。吕竞男道:“如此,拜托法师了。”

“呼!”身影从追兵的眼前晃过,雷波不得不停下来,问陆有才:“看……看到什么没有?”

陆有才道:“好像有个人,向右边去了。好快!”

其余的人都跟着停了下来,只有俄罗斯熊想着身下小美女,冲得比谁都快:“管他是什么,追上去把他们一个个都宰掉。我要那个女的,我要那个女的!”

雷波一伸手,硬拉住了比他足足高出一个头的俄罗斯熊:“你知道什么!如果他们在我们身后,反过来偷袭我们,我们就太被动了。他们里面有个家伙的身手你又不是没见到!”

雷波一声吼,伊万不敢再冲,虽然他块头比雷波大多了,但真正动起手来,他不敢向雷波挑衅。

“那……那现在怎么办?”前面的身影越来越远,布莱特摊开手。

“回去。他们跑不掉。”捻开草丛上滴落的血迹,雷波露齿一笑,与西米取得联系。

回到树屋,胡子正在包伤口,子弹从手臂穿了过去,那防弹衣并不防四肢。一进屋,马索就一个劲地耸鼻子,走到林任他们身边,一个接一个地闻过去:“你们身上有什么味儿?”

“什么味儿?”回来的人一个个拎着衣领使劲嗅,全都摸不着头脑。伊万道:“我只闻到男人味儿,我身上从小就很有男人味儿。”

“伊万,明天你身上就会多很多女人味儿啦,哈哈!”群匪爆笑起来。

回到村里,首先是处理伤口。卓木强巴的确只是擦伤,同一面颊被三颗子弹擦过,不知道算不算幸运,如今脸上流着小猫胡须一样的三道伤口。胡杨队长也没有受到重伤,那些血,是吕竞男身上流下的,她曾在敌人的包围圈中脱身而出,但她没有亚拉法师那样的身手,一颗子弹击穿肩胛和锁骨的缝隙,一颗子弹卡入大腿肌肉,后来又与那恐怖的俄罗斯棕熊进行了一番体能搏斗,伤口被加深了。但在回村途中,她却像没事人一样,一面奔跑一面还击,还多次掩护胡杨队长和唐敏。看着灯下那血迹染红的一大片胸襟,卓木强巴都暗惊:“这个女人怎么回事?难道密修者都感觉不到痛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