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一)

“这些是什么?”张立问道。他惊异地看着,从这些残破的碎石块上,可以想见这些石像当年的巨大。张立正站在一个较为完好的鸟头面前,他的高度也就到鸟喙下缘。

亚拉法师解释道:“这些,应该是古苯人最原始的神灵。别说是你们,就连我也从未见过这些雕塑。不过传统苯教信奉‘天空为神界,中间为赞界,下面为龙界’的所谓三界神灵……”

西米带着六人绕过了暗桩,避开飞弩,砍断了捕人树和刀网,一路走来,将他们所能发现的机关统统破坏,同时也是为他们自己留一条安全撤退的路线。现在,共日拉村那布满倒刺的荆棘墙已隐约可见了。但是他们也不是一帆风顺,伊万就被一根檑木打得内出血,而莱夫斯基更是被飞弩射个正着,如果不是穿了那衣服,他早死了不下十次。

越靠近村子,机关越是凶悍密集,西米相信,这布机关的绝对是高手。马索将夜视望远镜拿下,道:“西米老大,前方再有八百米,就是村子的外墙了,和我们以前看的那些村子一样,都是插满铁矛的刺墙,不过这个村子的墙外面好像还铺了层什么东西。还……还有,前面的树上很多、很多藤蔓掩体,地上也布满了草掩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些天相处下来,马索已经大致摸清这位西米老大的性格,他绝不喜欢别人说话只说一半。

“妈的!”西米一把抢过望远镜,观察了片刻,很是烦恼。他们选的这条路显然不对,前面是密密麻麻的陷阱群,可这条路又是他选的,那个机关的布置者让西米感到大失面子。

“老……老大?要不,我们绕道走吧?”那个叫孟青的愣头愣脑地问道。他显然没有摸清这位老大的性格,在这种时候,马索就绝不会提出这种建议。

“你说什么?你是在说我带错路了吗?”暴怒中的西米一把抓过孟青,他才不管你是谁的人,跟着往密林里一推,道,“妈的,那你在前面去给我带路!”

这一推力道好大,孟青跌跌撞撞扑出好几步才稳住身体,还回头告饶道:“老大,我错了……”话音未完,只觉得脚脖子一紧,跟着就被拉倒在地,被拖拽着朝密林更深处滑去。孟青一手扒地,一手用枪托拄地,大叫:“救我!老大救我!”

西米根本没反应。这怎么救?前面全是机关陷阱,他又被拖得那么快,还不如仔细观看孟青触动了哪道机关。只见绳索拖拽的路上埋着一个小草堆,不用说那里埋着半截开膛刀,看来这只是一个对付普通野兽的陷阱。

孟青见后面的人没有反应,知道只能靠自己了,他翻身坐起,准确去砍绳子,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小草堆,惊慌之下扔掉枪,翻身俯卧,双手一撑,身体离开地面约三十厘米,从草堆上滑了过去。尽管如此,还是蹭开了草堆,露出雪白的刀刃,孟青甚至能感觉到那森寒的刀气贴着自己肚腹一直拉到咽喉。孟青转过身来,还好,衣衫未破,他松了口气,知道活下来了。可是,为什么绳子还一直把自己往前拽?

孟青还没想明白,“呼”地就被倒吊而起,跟着林中“唰唰”声响,“笃笃笃……”飞弩尽数命中半空的孟青,他被插得像刺猬。不过还好,又是那件衣服救了他一命,飞弩的箭头只刺入一半,就再难前进。西米在远处摇摇头,又是一个连环机关,如果是捕捉野兽,根本不需要连环机关的。

孟青在空中喜道:“我还活着,我还活着。救我,快来救我!”他心里知道,既然他已经破坏了机关,没有了危险,就算这些同伴再没有人性,也不会放下自己不管的,再怎么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哪知道他还未来得及高兴,前方林子里“嘣嘣”两声,好像什么断了,跟着“呼”的一声,黑暗中倒吊着的孟青看得分明,一根起码要四人才能合抱的木桩,上面扎满了尖刺,朝自己猛撞过来。孟青大声惊呼!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