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日拉村

玛吉手忙脚乱地站起身来,脸上飞起两朵云霞,那欲拒还迎、不安窃喜的表情看得张立又是一阵心情激荡,一时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玛吉慌乱地看了看周围,还好没人,不过她哪里知道,刚才的一幕,早被张立戴在眼前的通讯器准确无误地传送到其他人面前。

岳阳不满道:“这样也行!强巴少爷,那小子太过分了吧。”

“什么?嗯?唔。”卓木强巴还在回忆同肖恩在美洲丛林中的日子。

唐敏嘻嘻地笑道:“这有什么关系嘛,张立好样的。岳阳,你要加油哦。”

“哼,这有何难?”岳阳心想,早就听说西藏有很多美人族、美人谷什么的传说,整个一个寨子里尽出美女,那主要是因为山好水好,养人,这香巴拉虽然怪兽多了些,可要论山水景色,那真是没得说。说不定玛吉的村子,就是一个标准的美人村,而且以她们的视野,说不定用一把手电筒、两颗玻璃弹子什么的就摆平了。

只见玛吉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林子里一棵不高的树走去,恭恭敬敬地说道:“郎嘎大叔,你还好吗?玛吉回来了哦。”说着,伸手摩挲树身。风吹树动,沙沙地响。

张立从地上坐起来,这又是什么?回村前的仪式吗?却见玛吉已经转向自己,又说道:“郎嘎大叔,这是张大哥,他们可是从外面来的人哦,玛吉准备带他们回村子了。”那样子就像在向谁介绍自己似的,可她面对的分明是棵树。接着,玛吉又郑重其事地向张立介绍道:“张大哥,这位是郎嘎大叔,以前大叔很喜欢玛吉的。”

张立听到“喜欢”这个词,顿时觉得玛吉摩挲树干的手,倒像是在摩挲情人的脸,他的头嗡地一下就大了,而且这明明是棵树,难道说……这个仙女一般的玛吉……那个……她的智力……有问题?这时候,其余的人也都从林中荡了出来,纷纷落在空地。玛吉将这位郎嘎大叔向众人一一作了介绍,像是介绍自己很重要的亲人。大家的表情和张立相似,都觉得玛吉是不是某方面有问题,只有亚拉法师很严肃地走了上去,仔细察看那棵不大的树。

这棵树已经有大约三米高了,枝叶分叉伸张出去,树干直径约半米,在树干的底部有几条像是蟒蛇样的凸起,缠绕在树干上。亚拉法师小心地询问道:“这位郎嘎大叔,他是因为什么……被种在这里的?”

玛吉露出淡淡的忧伤,道:“郎嘎大叔没犯任何错,是王国的大迪乌说郎嘎大叔的儿子在打仗时叛国投敌了,所以,他就被种到了这里。郎嘎大叔没有完全树化之前,我天天都给他送食物的。小时候郎嘎大叔对我可好了……”说着,玛吉使劲摇了摇头,似乎要把那些伤心往事甩出回忆,随后道,“好了,村子就在前面了,我带大家去吧,小心陷阱哦。”

张立从地上站起,才发现手臂伤口有些渗血,刚才落地时伤口又裂开了。他没有理会,跟在玛吉身后道:“这个,郎嘎大叔,他……是人?”玛吉一停,点点头,继续带路。

身后,岳阳也在询问亚拉法师:“法师,那棵树,是怎么回事?”

亚拉法师凝望着那棵树道:“传说中的树人啊,没想到是真的。”

岳阳道:“传说中的树人?”

亚拉法师道:“嗯,典籍里有记载,也算是蛊毒的一种吧。据经书记载,在人体内埋入一种植物种子,它会吸收血液中的养分供自己生长,然后逐渐将一个人变成一棵树。虽然我从未见过传说中的树人蛊毒,但当胡杨队长坐断那树藤的时候,我就在怀疑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