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弥山

卓木强巴带着他的队伍,在这片野兽横行,却没有人烟的荒野森林中踽踽前行。他们一路抛却了恐惧和疲惫,暂忘了沉痛和忧伤,用岳阳的话来说,既然不管多么悲痛,也要向前走,那为什么不快乐地向前走呢。

这两日的唯一缺憾,就是肖恩的臀伤,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有日益加重的趋势。到后来,每拄一拐,都能听到他轻轻发出“咝”的声音,看起来应该是在竭力坚持,但额头的冷汗还是忍不住渗出来。在吕竞男和唐敏联合诊断后,认为肖恩的伤势已经不利于继续行走了。当时肖恩的脸色都变了,这些天,他一直都克制着,尽量不让这种情况出现。但随后,卓木强巴的建议彻底改变了肖恩的担忧。卓木强巴建议,是否能为肖恩做个担架,大家抬着肖恩继续上路。吕竞男和亚拉法师有过短暂的眼神交流,但最终还是认同了,就算怀疑肖恩带着什么样的目的,但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在这样的环境中扔下肖恩,他们前进的速度,只可能比抬着肖恩走更慢,更何况他们并没有什么证据,这支队伍也不可能扔下受伤的同伴。

这些天来,亚拉法师和胡杨队长一刻也未停止对工布村日志和经文残卷的整理,希望从中继续发掘一些有用的线索。其他人做完手中的工作,有时也会去帮忙,最近敏敏和吕竞男照顾肖恩的时间要多一些,于是张立和岳阳在完成防御和侦察之后,也来帮手。

原本所有资料只保存在电脑里,仅亚拉法师一人进行翻译和理解,如今,莫金的装备中有小型储存设备,法师可以将电脑里的资料按时间段分发到不同队友的储存设备中,对工布村日志的研究效率大大提高。

张立分到的一段日志,似乎记载的都是琐事,某年某月去某地,带去了多少东西,换了些什么东西。饶是如此,他也发现许多生僻词,他不明白意思,只得向亚拉法师请教。

来到亚拉法师身边,法师正和胡杨队长进行着激烈的讨论,说着六道、八瓣莲花、宫殿什么的。突然,胡杨队长暴喝一声,激动地抓住亚拉法师的手道:“还记得大天轮经是怎么描述这个世界构成的吗?最开头的记载!”

亚拉一失往常的平静,瞪着眼睛道:“你是说,这不是香巴拉?没错,它与记载是不一样的,它是整个世界!”

胡杨队长用拳头捶着旁边的巨岩道:“这就对啦!这就对啦!”

张立一头雾水地问道:“法师,胡队长,你们说什么呢?什么不是香巴拉?怎么对了?”

亚拉法师解释道:“其实,我们在研究工布村的日志时,就发现他们对这里的称谓并不是我们所说的香巴拉,而是另一个词,我们想当然地以为,这个词就是指香巴拉。可是今天,胡队长明确地发现了香巴拉这个词根,按照工布村日志所描写,香巴拉应该是在第三层平台之上的某一个地方。”

张立道:“我……我不明白,法师,你把我搞糊涂了。这里,不是香巴拉?香巴拉在第三层平台上的某一处?那这里……这里是什么?我们翻译出来的香巴拉密光宝鉴呢?又指什么?还是我们翻译错了?”

胡杨队长呵呵一笑,用力拍了张立后背一掌。亚拉法师点头道:“这也正是我们刚才在争论的问题。如果这里,这整个裂谷空间,并不是香巴拉,香巴拉只是这其中的一部分,那么,这里究竟是哪里?而就在你来的时候,我和胡杨队长已经得出一个较为准确的结论了。”

亚拉法师将目光投向平台边缘,悠然道:“古代的戈巴族人,将这里看作一个独立的世界。他们认为,无论是穿越冥河,还是翻越神圣雪山,那都是超脱生死的过程。在他们看来,这整个裂谷空间,就是一个崭新的世界,这里就是全世界、全宇宙,这三层呈倒锥形的平台山体,就是须弥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