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蚊

国外有一大部分人深信,雪人居住在喜马拉雅山脉中某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那里,极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香巴拉。加上雪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到处都有传说,却拿不出确凿的证据,人们就愈发相信,雪人能找到去香巴拉的路,捉住了雪人,说不定就能让雪人带路去香巴拉。

突然,密林之中,响起了整齐的“嗡嗡”之声,那种声音让卓木强巴、巴桑等人本能地汗毛直立,身体曾受到过的严重创伤此刻又被回忆起来。美洲杀人蜂!虽然不确定现在到这里来的是不是那种东西,但声音无疑惊人的相似。

岳阳紧张地举着望远镜,忽然将望远镜丢给了旁边的肖恩,惊呼道:“是蚊子!我从未见过那么大的蚊子!”他开始检查身边的武器,可是选来选去,怎么也找不到一件可以很好地消灭蚊子的武器。那些在空中飞行的杀人机器,无疑是可怕的,只要一想到美洲杀人蜂,岳阳就不寒而栗。

肖恩的脸色也白了,他将望远镜递给卓木强巴时,手腕甚至有些抖动。卓木强巴接过望远镜一看,整片密林由近及远,好像被淡淡的烟雾包裹着,他明白,那些飘荡的烟雾便是成群的蚊子大军。而飞在前面的先锋部队,已经非常清晰地出现在望远镜的视野中。那只能被称作飞行的怪物——是的,任何人骤然看见体长超过一米的蚊子,都毫无疑问会认为那是怪物。这些怪物有一个布满网球眼的脑袋,大约有婴儿头颅大小,后面拖着一个好似牛皮水袋的腹部;浑身上下,就连翅膀上也布满了钢刺一般的硬毛,在绿色视野的夜视镜下,灰白相间的条纹变成黑色和白色相间隔;脑袋和腹部之间好似被绳子勒过,随时都有断掉的危险,真不知道这两部分是怎么连接在一起的;而真正让人战栗的,便是蚊子那标志性的吸血口器。这些怪物的头上,全长着足有一尺长的口器,就像一支超大号的注射器针头,不难想象,为了吸到巨蜥的血,这些口器必须足够锋利;而那双触须,则在针头上方挑衅似的上下挥舞。

卓木强巴放下夜视镜时没有递给下一位队员,因为已经不需要了。怪蚊振翅而来,出现在火光之中。黑暗深处,则是一阵阵刺耳的“嗡嗡”之声,让人无法猜测究竟有多少。

张立的眼睛在各个背包上游移不定。岳阳问道:“找什么呢?”

张立有些紧张道:“我在想有没有什么杀虫剂。”

岳阳道:“杀虫剂对这些大家伙有用么?要是下层那些巨蜻蜓能来就好了。”

肖恩安慰道:“别担心,别担心,据我所知,远古的巨型蚊子应该是吸树汁的。”

“开火!”卓木强巴心知这当头来不得半点犹豫,不管这些蚊子是不是吸血,都不能让它们距离队员太近了。

火光乍现,飞舞在空中的可怕怪兽纷纷坠落,但是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被枪击落的只是很少一部分。越来越多的巨大飞蚊环绕在他们周围,显然对火障显得十分畏惧,不敢贸然突入,而真正被击毙的蚊子可谓极少,大部分只是被击落,在地上奋力翻身,又重新站了起来,隔着火墙与里面的人遥遥相望。地上的蚊子数量多了,开始层叠踩踏的时候,巴桑毫不犹豫地将手雷扔了出去,把那些怪物炸得支离破碎,四散纷飞。

而岳阳则注意到,那些蚊子翅膀上燎起的火星,就好像尚未燃尽的纸灰,一道道火线从翼翅上掠过,那些翅膀瞬间变为灰烬。“它们怕火,用火烧它们!”岳阳立刻大叫起来,同时用脚踢起一蓬火星。火星落入蚊群之中,就好像引燃了秋天的草原,那些蚊子身上的硬毛同许多动物毛发一样易燃,而它们的翅膀显然也是易燃品,燃烧速度极快,那蓬火星对地面蚊群造成的伤害,甚至比巴桑的手雷还要厉害。其他人纷纷效仿,一面持枪击落空中的飞蚊,一面用脚踢打火堆,或是拾起燃烧的木棍向蚊群中扔去。

返回列表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