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探冥河2

橡皮艇在水里转着圈飞速向前,四面八方的岩石都在向中间挤压,而很多地方的危险根本无法用肉眼观察,从黑暗中突然出现的岩石,极大地考验着艇上三人的应变。此时三人才发现,这地下河并非想象中的一川平江,它几乎就是外面的雅鲁藏布江的地底翻版,其激流澎湃程度丝毫不亚于雅江。在船上谁也不敢大意,虽然三人可以说都是经过特训和多次历险的个中高手,可是面对这黑暗无边的地下河世界,一旦跌入河中还有多少生还机会,这是想想都令人后怕的事情。

这段激流区大约持续了二十来分钟,等到橡皮艇重新安定下来,三人已是人人挂彩。岳阳道:“总算挺过来了,刚才的河段坡降恐怕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一,幸亏没有翻船。”

卓木强巴道:“现在的问题,回撤时怎么通过那段险滩?”

张立打断道:“等一等,强巴少爷,岳阳,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

“什么?”“怎么了?”

“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张立道。

安静下来,“咝咝”的声音也就传入了三人耳朵里。岳阳道:“该死,船在漏气!你这个乌鸦嘴!”

卓木强巴道:“必须马上检查是什么地方传来的,找到缺口!没想到,连防弹纤维也被划破了。”

张立大声道:“在哪里去找可以靠岸的地方呢?”

岳阳用探照灯扫了一下,道:“看,前面有个高台,我们划过去,在那里可以下船检修。”顺着岳阳手指方向,探照灯照射过去,果然,在地下河的边缘,有一段岩壁像个簸箕一样伸向河道,正好形成一个可以容纳数人的小小船舶港,只是水位低于簸箕至少十米,需要攀爬上去。

幸亏带着飞索,三人在探照灯的照射下,将船和装备都拉上簸箕形平台,在上面对充气橡皮艇做了一次检修。在船尾处发现一道约十厘米长的口子,张立用橡胶对它进行了修补。

卓木强巴站在高台边缘,目视黑暗,想了想,摇头一叹。岳阳道:“怎么?强巴少爷又想到了什么吗?”

卓木强巴道:“我在想,那个疯子,真的是从这样的环境下出去的吗?”

岳阳打开潜水电脑,又调出地图对比环境,道:“是啊,他要想从这里出去,首先有些事情就解释不通:第一,他无法从那个小小的出水口钻出去;第二,这地下河如此凶险,就算有船……看看这地图,一个人也不可能活着航那么远啊!还有,什么船能经得起这样的激流?防弹纤维的橡皮艇都被扯破了……”

卓木强巴盯着电脑,想起了在玛雅地宫中方新教授的电脑,问道:“可以把我们行进的路线做三维成像吗?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走过的大致路线了。”

岳阳道:“强巴少爷,你以为这是教授那超级笔记本啊!这潜水电脑只能做简单的数据记录,连普通笔记本电脑也不如,只不过可以在水下使用。现在知道地下河是完全可以行船的了,下次我们来,就用防水箱将教授的电脑装进来。”

修补好橡皮艇,张立道:“好了,现在这船下水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再遇到刚才那种情况的话,那裂口就有扩大的可能。出于安全起见,我认为我们应该回撤了。”

卓木强巴道:“我们顺河而下也超过两个小时了吧?按照地图上标注的时间,我们也应该走完好几段行程了才对,就算是我们边走边探查,也没这么慢啊。难道说,我们的行船速度,还赶不上古人?岳阳,如果要找出地图上正确的标注,你认为我们需要走多远?”

岳阳道:“这个不好说,因为地图上所标注的很多内容我们都还无法理解,当然是走得越远越容易发现其中的奥秘。但是今天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再往前了,而且,还得想办法找到一条退路,如果下次再来,我们应该准备两艘以上的备用艇。强巴少爷,我很担心,如果按照现在的航程,这种二人坐的橡皮艇恐怕不能支持我们长时间航行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