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巴拉的前身

方新教授道:“什么?那张地图吗?好的,我马上调出来,这里。”教授抬头看着卓木强巴问道:“你发现什么了吗,强巴拉?”

盯着电脑上的地图,卓木强巴倒吸一口冷气。他知道,这个想法听起来荒唐而可笑,但它却隐藏着一种可怕的信息。如果这是一个事实,那么,这就是他们接触帕巴拉以来,所接触到的密教中人所做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是,不管是传说,还是他们的亲身经历,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这一事实。卓木强巴指着电脑,艰难地说道:“导师,你说这幅图,有没有可能是……青藏高原的地下水系统分布图?”

“啊!”尽管方新教授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震惊得将遥控器掉在了地上。所有的人全傻眼了。青藏高原的地下水系统!没有人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已经不止是荒唐了,简直就是荒谬!这个世界上最高的高原,平均海拔4300米,占地250万平方公里,而且,地下水是什么概念?那是在不见光日的地底,天知道那里的水流环境有没有断层、漏空区!谁又能在不见天日的地底把握方向?要想画出青藏高原的地下水系统图谱,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可是,话说回来,这样密密麻麻的蛛网地图,如果说真要表达什么自然现象的话,也只有那四通八达的地下水系统才符合。青藏高原也的确有着丰富的地下水资源,从可可西里到墨脱,到古格,到雪山,都有地下水,谁知道它们是不是相通的。若非强巴少爷突如其来的觉悟,他们哪怕再想一百年,也不能联想到那里去啊,哪怕再高估古人的智慧,也不能高估到这份儿上。

卓木强巴关切地问道:“如何?导师?你怎么看?有没有这样的可能?”

方新教授已取下老花镜,揉着鼻梁道:“等一下,等一下再问我强巴拉!我需要……我需要整理一下思维。你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吗?简直就和两年前你给我看的那张紫麒麟照片一样,你还是这么直接,这么石破天惊!”

张立不可思议地看着卓木强巴问:“强巴少爷,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卓木强巴耸肩道:“我不知道。当敏敏提到水的时候,我感觉很强烈,我想,应该是和水有关的;然后我将这两年我们的所有行程联系起来,发现我们不管走到哪里,都没离开过水,准确地说,应该是地下河;加上我们找到的所有有关香巴拉的资料,前往香巴拉的方法无一例外地提到了水。水和通道,把它们联系在一起就是地下水系统。我只是一直在想,这个地下水系统究竟能带给我什么提示;我反复地想,总觉得地下水系统应该告诉我什么。然后,我将它和香巴拉联系起来了。要前往香巴拉,是否应该通过地下水系统?那么,我们不是拥有前往香巴拉的唯一地图吗?那地图像蛛网一样密布,而地下水系统,不正好符合这一特性吗?我其实也就是灵光一闪,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岳阳难以置信道:“真亏你想得出来,强巴少爷。要知道,就是今天的科技手段也无法探测出完整的青藏高原地下水系统,一千年的古人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我真的是无法想象。”

卓木强巴道:“其实,我应该早一点想到的,因为古人已经明确地告诉过我们,只是我忽略了。”

岳阳大惊,道:“啊!怎么回事?”

卓木强巴道:“亚拉法师,还记得我们在倒悬空寺的时候,在那些石室中看到的图像吗?其中有一幅,便画着无数的船驶向了黑暗。我们并没有记录下来,也没有注意到那些图的含义。其实,那些图正试图告诉我们他们去了哪里。你还记得那些船的样式吗法师?这青藏高原的地下河,只怕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