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第二次入藏

张立道:“二战刚开始的时候,英国驻挪威大使馆收到过一封匿名信。信件的内容非常奇怪,上面说,如果英方需要德国军方的情报,那么,就请英国广播公司在对德国的广播内容前加上“你好,这里是伦敦’这样一句话。这封信被转回英国本土,英国情报部门反复研究后,本着姑且试试的态度开始在向德国的广播里加入‘你好,这里是伦敦’这样的话。事情就那么发生了,这件事情被称为二战最具神秘色彩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广播改动后一周,英国驻挪威使馆的卫兵在巡逻时,真的在石阶上发现了一个包裹。谁都无法想象,那里面竟然是记载了包括德国v-1、v-2导弹、人间大炮、无人驾驶机等最顶尖最机密的军事情报。直到二战结束,也没有知道送情报的那人是谁,他是怎么获得那些机密情报的。唯一透露出信息的就是那名捡到包裹的巡逻兵,他说包裹上有个奇怪的米字符号。于是,那个米字间谍,就成二战史上最独特、也是最神秘的间谍,据说就连英国情报处也没能查出那人的来历,也有说英国的情报处长知道那个人是谁,但他却将这个秘密带入了坟墓。二战结束后,那个符号被卫兵画了出来,因为不是完全的米字形,所以显得很奇特。就是这个符号,没有错!”

方新教授沉吟道:“如果说是这样的话……”

岳阳已经迫不及待地叫道:“是西尔·莫金!他在二战一打响时就给自己留了后路,到时候不管战胜国是哪一方,他都能以功臣自称。所以后来他才能如此轻易地混入布赖奇丽庄园,说不定早就有联络了!”张立咂舌道:“利用战争方希望取得胜利的欲望,诱使一个国家来为自己服务,而在这个国家面临全线崩溃之际,成功转换身份,成为获胜方的秘密功臣。如果真的是这个西尔·莫金一个人干的话,那他真是太可怕了,比我们今天面对的这个莫金还可怕呢。”

方新教授道:“这三个莫金,都是葡萄牙国籍。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个长期寻找帕巴拉的家族,这个家族的每一代都在寻找帕巴拉。如果这个假设成立,它也确实解释了许多我们不知情的困惑。但还有最后一点始终无法解释:像这样一个拥有悠久历史,并且掌握了大量资源的家族,为什么会盯上强巴拉,盯上我们这支毫不起眼的小队伍?”

岳阳道:“我认为可能是巧合。强巴少爷你们最初不是去蒙河找戈巴族的疯子吗?后来那个疯子被人拐走了,多半莫金是从那时候起开始注意到你们的。”

卓木强巴反问道:“那莫金又是从哪里得知蒙河疯子消息的呢?”

岳阳想了想道:“或许是从别的渠道得到消息的。毕竟他们家族关注帕巴拉和戈巴族肯定不是一两年了,而强巴少爷你得到蒙河疯子的消息,那才是巧合呢。”

卓木强巴听了没有说话,岳阳的说法和塔西法师如出一辙。方新教授则摇了摇头,这种解释很牵强,岳阳一连用了两个巧合,这是逻辑分析的大忌。

张立则在电脑上看照片,一不小心按错了键,电脑上换作了另一幅照片,这幅照片全是由一些方形的花纹构成的竖条纹。张立道:“这是什么?”

敏敏道:“哦,这是还没有破解的信息。这是文字记载,教授已经联系了专家为我们解读这种文字。”

张立道:“这是什么文字?”

“八思巴文。”方新教授调出另一张图片,也是这种好像寺庙墙边的装饰图案一样的文字,道:“这是蒙古的官方文字。这种文字是西藏大师八思巴创立的,但是由于不符合当时蒙古人的书写习惯,而且元朝没多久就灭亡了,推行时间很短,所以基本上只有元朝正式官方文书才会用这种书写体,认识它的人不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